蔡培楚〈易妻記〉考釋

吳福助  邱清麗*

【提要】

    蔡培楚〈易記〉屬「筆記小說」。原載《三六九小報》,昭和6年(1931123日第40期。副標題為「諷世小說」。作者署筆名「植歷」。原文標點採粗標方式,僅有句號,且未分段。今加以分段,並予以細標,以便利閱覽。

蔡培楚(1888-),筆名「植歷」、「倩影」。幼年曾就讀傳統書房,後入學臺南西本願寺開導學校學習日語。曾任職臺北泰瑞商行、臺南萬源商行,後獨資創業,從事米穀買賣仲介,並取得臺灣總督府專賣局煙草販售執照。其事業橫跨木材、米穀、麵粉肥料等,經常往來臺灣、福建兩地,進行貿易,活躍於商界,曾任臺南商工業協會副會長、臺南市協議會議員等職,並曾被推為廈門臺商代表。[1]193099日《三六九小報》創刊,連橫延攬蔡培楚與王開運同為編輯,蔡培楚執筆的「芳圃閒話」小欄,性質類似王開運「幸盦隨筆」,他發表的小說、諧文多篇,內容滑稽,都頗有諷世意味。

〈易妻記〉敘述明治38(1905)乙巳,作者在大甲鎮採錄所得的該地具有新聞性的真實故事。鎮中某甲,家無恆產,性獨好修邊幅,為一遊手漢,其妻貌寢而善操作,婦德可嘉,惜不獲歡心。同時有某乙,貌極醜陋,然能安份守己,以磨豆腐為生,其妻則豔如桃李,鎮中視為美人,但因厭乙之醜陋,而不安於室,時有外遇。其後乙妻與甲姘識,甲妻逗乙與之通以為報復,兩家遂致易窠而居,終於協調條件,完成彼此易妻手續。易妻之後,甲愈不治生產,未幾竟不得志以死,婦則別尋所歡而去。乙則夫婦均能耐勞,益復勤儉積蓄,家漸小康。本篇記錄此一真實故事,用以證明俗諺「某換某,貼廿五」(boo2 uann7 boo2thiap4 ji7 ngoo2)來源的可信,藉以諷刺世俗。題材新穎,結構精嚴,人物形象鮮明,文筆簡淨可觀,堪稱不可多得的佳作。

社會構成的基本單位是家族,而家族的構成、發展與延續,莫不源於婚姻。《禮記•婚義》:「婚姻者,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下以續後世。」傳統社會認為婚姻是聯結夫婦雙方家族的紐帶,其意義在於延續家族和後嗣,因此對男女正式結合為夫婦的禮儀十分重視,規定了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親迎(六禮)一系列繁瑣嚴密的議婚成婚手續,通過得到神明和祖先的認可,實現家族之間的禮物交換,並向族人和親友宣布婚姻的成立,婚姻關係才能得到社會的承認,子孫繼承才能合法化。夫婦是人倫之始,王化之原。本篇譏貶將婚姻視同兒戲的「換妻」行為,說明日治時期臺灣社會對這種陋俗深惡痛絕的道德觀。這種婚姻道德觀,可視為片岡巖《臺灣風俗誌》[2]所謂「臺灣人的善良風俗」的一種。

【原文】

臺諺有「某換某1,貼廿五2」之語,為童時所習聞。曾舉以質3諸父老:「果有事實耶否?」父老曰:「此屬一種寓言,固不必實事求是也。」

迺隔未十年,余弱冠4時,為衣食所驅,南轅北轍,馳逐風塵。乙巳5僑居大甲溪畔,鐵砧山下,某城鎮6。鎮為南北通衢,前清時置有驛站,故販夫走卒,雲屯霧集,固一熱鬧市鎮也。余寄寓斯地,約經半載,商務餘暇,輙與鎮中人士相周旋7,藉廣交遊。一日,與數友閑談,偶及斯語。友曰:「劇幕中設有斯景,世間上必有斯事。既有其諺,確有其人。子何所見之不廣?請為子實之。」

「鎮中某甲,家無恆產,性獨好修邊幅8,固一遊手漢9也。家只一妻,為童年之養媳10,貌僅中姿,又不善修飾,蓬頭垢面,日以為常。甲甚惡之,勃谿11不已。然婦貌雖不揚,而婦德可嘉,能勤儉,善操作,井臼12之外,又兼養豚以佐家計,是故日無寧晷13,亦毫無怨色。方之孟光14,實無愧色。惜性稍痴獃,魚魚鹿鹿15,他無所長,故不能取悅於甲。

「同時有某乙,本寠人子16,禿頭露齒,貌極醜陋,然能守己安分,以磨豆腐為生,兢兢業業,盡其天職。雖椿萱17已故,而夫婦兩口,頗能溫飽。顧妻亦為童年養媳,豔如桃李,鎮中有『美人』之目。因厭乙之醜陋,鄙夷齊大之非偶18,每於花晨月夕,輙復搔首弄姿,顧影自憐。『世間多少不平事,巧婦常伴拙夫眠』19,殆可為乙妻寫照之詠。因而不安其室,時有外遇。乙自慚形穢,雖知之亦不敢過問,於是生張熟魏20,儘可為入幕之賓。不知於何時,竟與甲姘識,兩情款洽21,如膠似漆,幾忘羅敷之有夫,使君之有婦22。雖物議23沸騰,乙恬如也。

「久之,甲婦怨甲薄倖,恆就外婦宿,不耐孤寂,但以貌寢24,不獲高攀如意郎君,乃逗引乙與之通。乙本恨甲之淫占其妻,固欲報復,乃欣然就之。臭味相投25,兩人之情熱,無異甲之於乙婦。事漸播揚,甲雖知之,亦置不問。隣右無不慝笑26,而甲乙皆晏如27也。

「有好事者謂之曰:『君等既易窠28而居,兩相默認,而僕僕29往還,何許子之不憚煩乃爾?胡不實行易妻之為愈30乎?』甲乙均點首曰善。遂請為曹邱31,居間玉成。好事者曰:『甲婦醜而乙婦妍,若以無條件交換,未免太不公平。世固有「某換某,貼廿五」之諺,無已32,甲其貼乙廿五金何如?』甲雖首肯,但囊底羞澀33,莫名一錢,顧34安所得金以貼乙?幾不成議。嗣後乃商以甲妻所養之婁豭艾豕35而媵36之,議乃定。遂實行易妻,兩婦亦各樂得其所。

「甲本遊手好閒,既獲美婦,日惟與婦廝守,愈不治生產,未幾竟侘傺37以死。婦則別尋所歡,現尚健存。乙則夫婦均能耐勞,益復勤儉居積,家漸小康,至今猶極唱隨之樂。事在目前,諺語豈虛設哉?特子見聞之不廣耳。」

余聞友說是事,始悟天地之大,何奇不有?坐井38者曰天小者,非天小也,乃囿于見聞不廣也。因作〈易妻記〉,以紀余當年囿于一隅,見聞之不廣也。

 【考釋】

1.〔某換某〕boo2  uann7  boo2。交換妻子。某,閩南語,妻子。

2.〔貼廿五〕thiap4  ji7  ngoo2。貼,補償。按:此句可能是語意雙關。一方面,「廿五」是為與上句押韻(「某」、「五」押韻)而虛擬的金錢數字,說明換妻雙方因條件的不等,某方需付出定額的金錢以補償對方損失。另一方面,「廿五」,指「二五金」,臺灣民間祭神通用的金紙的一種,此句意在詛咒換妻行為,說明臺灣社會對「換妻」陋俗深惡痛絕的婚姻道德觀。「二五金」,一寫作「〢〥金」(按:蘇州碼子:〡、〢、〣、〤、〥、〦、〧、〨、〩、十,表示數字1-10),長方形,長五寸,寬二點五寸,二十五張為一只,兩只為足百,十百成千,五千紮成一縛。海線地區稱作「四方金」,埔里地區稱作「刈金」。因金箔的面積不同,分大、小箔兩種(大四方、小四方),依神格高低分別使用,但像天公、媽祖(聖母)等,一般不使用(宜使用更高級的「天公金」、「頂極金」)。參見劉還月《臺灣民間信仰小百科•廟祀卷》(臺北:臺原出版社,19942月)。(以上「二五金」相關知識,由沙鹿林順利金香舖林正雄先生提供)

3.〔質〕詢問。

4.〔弱冠〕年少。古時男子二十成人,初加冠,體還未壯,故稱「弱」。《禮記•曲禮》:「二十曰『弱』,冠。」後沿稱年少為「弱冠」。

5.〔乙巳〕日治明治38年(1905),割臺後10年。

6.〔大甲溪畔,鐵砧山下,某城鎮〕指大甲鎮。因本文是寫真人真事,為避免不必要的紛擾,作者故意諱言確實地名。

7.〔周旋〕應酬,打交道。

8.〔好修邊幅〕喜愛妝飾打扮。邊幅,本指布帛的邊緣,借以喻人的儀表、衣著。

9.〔遊手漢〕遊手,指「遊手好閒」。遊手漢,放蕩懶散,不務正業的人。

10.〔童年之養媳〕臺灣數十百年前的舊社會,一些父母從小為兒子收養出身貧寒的小女孩,等到適婚年齡時再與兒子成婚,稱為「童養媳」。一者可以省下聘金,同時女孩進到家中,等於多了一個童工。「童養媳」往往如同奴婢,是沒有報酬的勞工,要負擔繁重的家務,有時不免還遭受虐待。

11.〔勃谿〕爭鬬,吵架。《莊子•外物》:「室無空虛,則婦姑勃谿。」《釋文》引司馬彪云:「勃谿,反戾也。無虛空以容其私,則反戾共鬬爭也。」

12.〔井臼〕汲水舂米,比喻操持家務。《後漢書•馮衍傳》:「(馮)衍娶北地任氏女為妻,悍忌,不得蓄媵妾,兒女常自操井臼。」

13.〔日無寧晷〕整天忙得團團轉,沒有空閒的時間。晷,ㄍㄨㄟˇ,光陰,時間。

14.〔孟光〕東漢梁鴻妻。扶風平陵人,字德曜。夫妻耕織於霸陵山中。後隨梁鴻至吳地。梁鴻貧困為人傭工,歸家,孟光每為具食,舉案齊眉,恭敬盡禮。見《後漢書•梁鴻傳》。後作為賢妻的典型。

15.〔魚魚鹿鹿〕平庸無能。鹿鹿,同「碌碌」。《史記•酷吏傳》:「九卿碌碌奉其官。」魚魚,原為整齊貌,此借指「碌碌」。

16.〔窶人子〕貧窮人家子弟。《漢書•霍光傳》:「諸儒生多窶人子。」窶,ㄐㄩˋ。

17.〔椿萱〕父母的代稱。椿,ㄔㄨㄣ,落葉喬木名。《莊子•逍遙遊》:「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此大年也。」古代傳說大椿長壽,後因用以喻父。萱,萱草,忘憂草,金針花。《詩經•衛風•伯兮》:「焉得諼(萱)草,言樹之背?」(意謂哪兒找到忘憂草,把他種在北堂下?)背,同「北」,古代住宅一般座北向南,此處指北堂,即後房的北階下。北堂古為母親住處,後因以「萱堂」、「萱」為母親的代稱。

18.〔齊大非偶〕指男女締婚門第不相當。《左傳》桓六年:「齊侯欲以文姜妻鄭大子忽,大子忽辭。人問其故,大子曰:『人各有偶,齊大,非吾偶也。』」

19.〔世間二句〕語出臺灣民間流傳諺語:「癡漢偏騎駿馬走,巧婦常伴拙夫眠。世間多少不平事,不會做天莫做天。」

20.〔生張熟魏〕謂互不熟悉的人。元宋元懷《拊掌錄》:「北都有妓女美色,而舉止生硬。土人謂之『生張八』。因府會,寇忠愍(準)令乞詩於魏處士野。野贈之詩曰:『君為北道生張八,我是西州熟魏三。莫怪尊前無笑語,半生半熟未相諳。』」

21.〔款洽〕親切,融洽。

22.〔羅敷之有夫,使君之有婦〕語本漢樂府〈陌上桑〉:「使君自有婦,羅敷自有夫。」羅敷,〈陌上桑〉中的女主角,姓秦,採桑女。使君,太守、刺史之稱,〈陌上桑〉中調戲採桑女子而遭到嚴詞拒絕的官員。

23.〔物議〕眾人的議論。《梁書•袁昂傳》:「非惟物議不可,亦恐明公鄙之。」

24.〔貌寢〕狀貌不揚。《史記•武安侯傳》:「武安(田蚡)者,貌侵(寢),生甚貴。」「寢」、「侵」通,短小,醜陋。

25.〔臭味相投〕彼此契合之意。臭味,氣味。因同類的東西氣味相同,故用以比喻同類的人或事務。

26.〔慝笑〕不懷好意地笑。慝,ㄊㄜˋ,心娷繭蛓c意。

27.〔晏如〕安然。晏,安逸,安謐。

28.〔易窠〕交換家庭。窠,ㄎㄜ,昆蟲鳥獸棲息之所,此借指家庭住屋。

29.〔僕僕〕煩擾,勞頓。《孟子•萬章下》:「子思以為鼎肉使己僕僕爾亟拜也。」(意謂子思以為為著一塊肉,便使自己屢次屢次地作揖行禮。)趙岐注:「僕僕,煩猬貌。」後用以形容旅途勞頓,如「僕僕風塵」。

30.〔為愈〕更加勝算,合乎實際效益。

31.〔曹邱〕或作「曹丘」。漢季布任俠義勇,得楚之辯士曹丘為之揄揚,而名益著。見《史記•季布列傳》。後因以「曹丘」或「曹丘生」作為薦引的代稱。

32.〔無已〕不得已。《孟子•梁惠王下》:「是謀非吾所能及也,無已則有一焉。」

33.〔囊底羞澀〕即「阮囊羞澀」。晉阮孚持一皂囊,遊會稽。客問囊中何物?曰:「但有一錢守囊,恐其羞澀。」後人因謂身無錢財曰「阮囊羞澀」。見宋陰時夫《韻府群玉》十陽韻。

34.〔顧〕副詞,不過。

35.〔婁豭艾豕〕婁,母豬。艾豭,老公豬(專為配種的)公豬。豭,ㄐㄧㄚ,公豬。豕,ㄕˇ,豬。婁豬、艾豭都是生殖力非常強的種豬。《左傳》定十四:「既定爾婁豬,盍歸吾艾豭。」婁豬、艾豭,比喻淫亂的男女。此處作者暗寓諷刺之意。

36.〔媵〕ㄧㄥˋ,陪嫁的物資。

37.〔侘傺〕ㄔㄚˋㄔˋ,失意而精神恍惚的樣子。屈原〈離騷〉:「忳鬱邑余侘傺兮,吾獨窮困乎此時也。」

38.〔坐井〕即「坐井觀天」,比喻所見狹小。唐韓愈《昌黎集•原道》:「坐井而觀天,曰天小者,非天小也。」


 

* 吳福助,東海大學中文系退休教授。邱清麗,中興大學中文系碩士在職專班生。

[1] 參見:(1)興南新聞社編《臺灣人士鑑》,臺北:臺灣總督府,1943年,頁170。收入漢珍數位圖書「臺灣人物誌資料庫」。(2)江昆峰〈《三六九小報》之研究〉,銘傳大學應用中文系碩士論文,2003年,頁 158-160

[2] 陳金田譯,臺北:眾文圖書公司,200452版三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