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茂松詩作手稿與詩學筆記概述

王嘉弘*

一、前言

郭茂松先生(1909~1992)為日治跨越戰後,臺灣傳統詩壇的重要作家。其詩作不論是在擊鉢或是閒詠部份,都有相當的數量傳世,堪稱臺灣戰後詩壇大家。林荊南[1]稱郭茂松為「五字長城之新主[2],對其五言詩作稱讚有加。筆者有幸能與郭茂松高足的劉清河[3]先生見面,跟其討教有關郭茂松所遺的文獻、詩作等,聽聞其口述郭茂松生平事蹟與逸韻,並展示其所藏郭茂松遺留詩作手稿數本與詩學筆記近百餘冊,與郭茂松所藏諸多書籍等,對於筆者撰寫此文助益極大,在此銘謝。筆者秉持為後來學者,保存臺灣傳統文學重要作家史料的態度,來介紹這批堪稱「國家級」詩作手稿、詩學文獻資料,以戒慎恐懼的心情來討論,不加論。凡如郭茂松未定名的遺稿,皆依劉清河定名,如近百本郭茂松手抄他人詩詞、佳句、字、韻字、剪貼報紙詩作等諸多小冊,若無定名者,均依劉清河定名為「詩學筆記」;若郭茂松詩作手稿已經由郭氏自己命名者,依郭茂松原名,如《偷閑吟草偶存稿絕句》[4]斐樓擊鉢偶存稿》[5]若未命名者,依劉清河定名,如《有斐樓前稿》[6]、《有斐樓遺稿》(一)、(二)。另外單張以箋紙所寫的手寫詩作稿,則另外命名。筆者希望此文,呈現出這批詩學史料的原貌與價值。

二、郭茂松生平補述

相關記載郭茂松生平的資料,目前有黃哲永主編《龍文出版社•臺灣先賢詩文集彙刊》第四輯,其中所錄郭茂松《有斐樓偶存稿(附續稿)》中,前有〈編序〉介紹郭茂松生平:

郭茂松1909~?)字子雲號鶴庵,生於北新莊,髻年隨其尊翁移居新竹。日治時其尊義不帝秦,陳氏[7]事親至孝,謹尊父命,拒學日語;從師專攻漢文,寢經書,尤嗜韻律,稍長遊學於宿儒葉文樞秀才之門,盡得其衣鉢;少壯時期,已聲藝苑,為竹中堅矣。郭氏於光復後出任新竹縣議會主任、秘書,兼任聯合報、國語日報分社主任、記者等職,以其生花之椽筆,寫匡之文章,推新聞界之錚錚者。郭氏晚年辭退一切本兼職,與長男移居中市,從此更能得與海內外詩友傳箋唱和,此外復於中市傳授詩學,即今中市文風鼎盛,先生出力獨多。郭氏著作付梓二次,首曰:《有斐樓偶存稿》,於1980年由其長子煥奎擔任校對。次曰:《八一壽辰唱和吟稿、有斐樓偶存續稿》於1990年,仍由其長子煥奎擔任校對。郭氏除善長擊鉢吟外,更耽閒詠,長年力學不輟,復以天資聰穎,故能鎔鑄唐宋諸家於一爐,於選辭運典,別具工夫,故均能穠纖得中、修短合度,所有作品均自心坎中流出,以富於性靈,純而不雜,見稱於時,堪稱後學之範本,我臺有數之大方家也。[8]

另外《彰化縣詩學研究會協會聯吟作品選集》已故會員部份有撰其平簡述:「郭茂松,男,字子雲號鶴庵(1913~?),原籍臺北縣新莊,自幼隨其父遷居新竹拜晉江葉文樞茂才為師,歷任新竹縣參議會秘書、國語日報、聯合報等主任及記者,曾受聘為中華學術院詩學研究會委員、新生詩苑評選委員。著有《有斐樓偶存稿》行世云[9]這兩則郭茂松生平為目前筆者所見其生平概述的文字。對於上述兩則的生年,一為1909年、一為1913年,與均記卒年不詳的部份,據劉清河提供〈郭茂松訃文〉:「顯考郭公松府君慟中華民國八十一年八月十四日農曆七月十六日)中午十二時五十分壽終正寢。距生於民前二年十一月廿一日享壽八十有三歲。[10]因此郭茂松正確生卒年應為19101992年。此外其中住所據其名片所載為「臺灣省中市光復路60號之8[11]並記其為華岡中華學術院詩學研究所委員[12]、中華民國傳統詩會理事、新生詩苑評選委員、社詩社會長等記於其名片職稱格上,又洪寶崑編選臺灣擊鉢詩選》後錄「本書作者芳名錄」記其新竹住所為「新竹市下竹里南大路109號。[13]等,可補正上述兩則生平不足之處。

郭茂松在其《偷閑吟草偶存稿絕句》後有附自傳兩篇,比對其它郭茂松手稿,應為其自撰文字。兩篇內容大同小異,其一簡略、另一較詳,今錄其較詳篇如下:

郭茂松,字子雲號鶴庵,臺灣新竹人也。穎悟,事親至孝。於日據時,恥學異族文言,幾罹於禍不屈。癖嗜吟詠,迺拜晉江葉文樞先生為師。本省光復後,歷任新竹縣議會議事組主任、聯合報新竹縣分社主任兼記者等職,並受竹社諸詞友舉為社長。以身體不舒適,隨兒孫定居中市。間與市各吟社儔侶輒相唱和。平日於歷朝各名家詩文無所不窺,喜樊川之高華、義山之精湛,頗有自得。故一發之於詩,飲譽壇。為李漁叔、吳萬谷、張作梅諸老所推許。著有《有斐樓偶存稿》多種[14]

此篇自傳自述個人生平言簡意賅,又對其詩學養成教育,說明是從歷朝各大家著手,特別是杜樊川()、李義山(商隱)等晚唐大家的偏好,並言戰後詩壇大老李漁叔、吳萬谷、張作梅等人特別稱許其詩等,對於後來研究郭茂松詩學淵源與詩友交誼情況,特別有其價值。

另外據筆者與劉清河先生訪談,又得其口述郭茂松遺韻數則,特錄於此1.郭茂松年輕時,跟其父親郭中和從事竹篾編織工作,曾邊工作邊唸書,導致工作進度落後,後被其父知曉後,訓斥他不應該一心二用。後來郭茂松便於白天製作竹編,晚上讀書,讀書的時間長達三支蚊香[15]點燃的時間。後其同師事於葉文樞門下的師兄蕭獻三見郭茂松常於詩會奪獎,常要與郭茂松較高下。最初,郭茂松不與蕭獻三爭高下,私下用功;年後,郭自學詩有成,便邀蕭較量詩藝,蕭自知不敵,自此不再輕視郭茂松。2.郭茂松事母至孝。郭母喜歡看歌仔戲,每當新竹城隍廟有演戲酬神時,郭茂松會帶母親前往觀戲,等到戲落幕時,再親自帶母親回家。後郭茂松與其長子煥奎遷居中,三餐本由煥奎妻吳玉真張羅,每當郭茂松母親來住在中郭茂松家時,郭茂松妻子林綢女士便親自下廚料理,可見郭茂松與其夫人事奉郭母之用心。3.郭茂松年輕時,曾有人告訴他,學中醫比較賺錢,何必學詩。郭茂松以作詩能留名後世,學則僅能賺錢,不能留名,以答其詰問。4.郭茂松曾於任職筆政時期,與客人前往酒家應酬,有酒女傾慕其文才,硬是要跟郭茂松在一起。郭茂松言其有家室,酒女不信,不放郭茂松回家,還請其妻林綢來帶郭茂松,酒女才肯罷手。5.劉清河師事郭茂松時,郭茂松曾告訴劉清河,學詩要從晚唐杜牧、李商隱兩家入手,再進而學杜甫,此為其詩學養成教育的原則。上述幾則郭茂松遺韻,20081113晚,於劉清河宅中,筆者訪談劉清河先生,據其口述以記。

郭茂松藏書,目前大部份存於中市萬和宮萬和大樓五樓圖書室。郭茂松逝世後,其藏書本由其長子郭煥奎先贈送南屯文昌公廟的聘三圖書館,後因為文昌公廟擴建而轉到萬和宮萬和大樓圖書室。但廟方人員要求僅保存較完整的書,至於郭茂松詩作手稿、詩學筆記與一些保存狀況較差的書籍則藏於劉清河宅中。

目前郭茂松相關詩作,散見於《詩報》、《瀛州詩集》、《風月》、《南方》、《臺灣詩海》、臺灣擊鉢詩選》、《詩文之友》、《臺灣新生報》、《聯合報》等諸多日治與戰後的刊物之上,數量相當多。郭茂松編輯的著作有光文書局出版的《增廣姓氏考》(1975年)、《增廣詩句題解匯編》(1975年)、《分類串類四性對科》(1976年),與宜蘭縣民政局文獻課出版《宜蘭縣設縣三十週年全國詩人大會專輯》(1981年)等。郭茂松替邱坤土《靜廬吟草》作序,而其於《臺灣新生報》、《聯合報》主筆政期間,部份時事評論也由他主筆,從此推測,郭茂松散文、議論文、政論文等,應也是一批龐大的資料,所以對於郭茂松全集的蒐集工作,目前可以說是剛剛起步的階段。以上為郭茂松所遺留文獻保存概況。

三、目前所見郭茂松所遺「詩作手稿」、「詩學筆記」等相關文獻說明

目前劉清河宅中所藏郭茂松「詩作手稿」、「詩學筆記」部份,據筆者調查,「詩作手稿」共發現有5本,分別為《偷閑吟草偶存稿絕句》、斐樓擊鉢偶存稿》、《有斐樓前稿》、《有斐樓遺稿》(一)、(二)共5本。另有單張詩稿約45張左右。此5本郭茂松手稿與單張詩稿,恰好能增補郭茂松出版過的《有斐樓偶存稿》、《八一壽辰唱和吟稿、有斐樓偶存續稿》兩本著作中,對於其未收的詩作增補。另外近百本由郭茂松手抄、剪貼他人詩作、相關詩詞韻語等「詩學筆記」,可以觀察郭茂松對於寫詩所下的工夫與苦心,對於傳統詩人詩學養成教育的研究,相當具有研究價值。以下簡介這兩類文獻的大概內容與狀況:

1.詩作手稿類

(1)《有斐樓遺稿》(一)

郭茂松並未命名此手稿,是由劉清河定名。此詩作手稿後有抄錄古人如沈詮期、王維等作品數頁,此外有大量的詩作剪報。全文詩作以硬筆字寫成,以記事本為稿紙,書封面以黃色牛皮紙加封。

(2)《有斐樓遺稿》(二)

此手稿,亦是由劉清河定名。此詩稿內收有〈孔子廟建廟八十年誌盛〉、〈建國八十年〉、〈國慶大典〉、〈五言〉數首等諸多作品。全文詩作以硬筆字寫成,以記事本為稿紙,書封面以黃色牛皮紙加封。

(3)《偷閑吟草偶存稿絕句》

此手稿由郭茂松親自定名。前有〈自序〉:「在商場手藝之間,勞勞碌碌。偷閒之際,必有吟咏,不及草稿,率筆而成。每有再改更之字,難以清書。遂至滿冊花花,甚為遺憾。因念前稿之失落繁多,故有所吟,此後必遂寫入非敢比諸大方乎![16]另外文末有郭茂松自著〈自傳〉兩篇。內夾有日本詩友服部靖[17]與郭茂松往來詩箋兩篇與其所寄信封一篇、服部靖名片一張。全文以毛筆書寫,以日文寫字練習簿「讀方學習帳」為稿紙。

(4)《有斐樓前稿》

郭茂松並未命名此手稿,由劉清河定名。冊中有「下吟」詩稿一張,以聯合報社便箋寫成。此詩稿內收有〈讀報有感於年來禍頻仍賦此寄意〉、〈臺中公園即事〉、〈己酉元旦〉、〈夢中吟〉數首等諸多作品。另外內文中有一頁記到「墩西吟草五八年五月廿三日舊四~初八日)」,是否為本手稿原名,因為內頁散落,且多有錯置,不敢定論。全文以毛筆與硬筆字書寫,以日記本「心園日記」為稿紙。

(5)斐樓擊鉢偶存稿》

此手稿由郭茂松親自定名。見於其所輯《韻玉附詩(一)139-206筆記中,共31頁。此詩稿以收郭茂松擊鉢詩為主,如〈早春〉、〈憶鄭成功〉、〈詩人節〉、〈西施〉等諸多擊鉢作品。全文詩作以硬筆字寫成,以記事本為稿紙,書封面以黃色牛皮紙加封。

2.詩學筆記類

郭茂松「詩學筆記」目前就劉清河所藏,約略有近百本左右。這些「詩學筆記」應是郭茂松窮其畢生心血,努力蒐集、抄寫而彙集成的個人創作詩作時,用於參考的筆記。其內容有些是謄錄清以前傳統詩人的作品,有些是大量的剪報、有些是依據各類門來加以摘句、或是分類自己的詩作等。這些「詩學筆記」大小厚薄不一,有些以類似電話簿的小冊子騰寫、有些則是以較大的筆記本書寫。大多「詩學筆記」前都有以紅色的日曆用材質紙張來作目錄頁,若有些需要增補的部份,則以白色日曆用材質紙張書寫並貼於需增補處。這些「詩學筆記」有些保存狀況欠佳,且字跡已經模糊,有些甚至有脫頁現象產生。據劉清河回憶,這些「詩學筆記」有某幾本是郭茂松偏愛隨身攜帶,經常放在口袋中帶至詩會使用,可見這些「詩學筆記」,數量雖多,但有部份是郭茂松所偏好並且常用的。

四、郭茂松「詩學筆記」分類方式、採錄內容初探

類書」為古代流傳下來彙編各種材料供人查檢使用的工具書,其收集內容之於傳統詩人,可以說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知識寶庫。「類書」把古書中的材料分門別類地加以輯錄,包括歷史事蹟、人物傳記、名物制度、詩賦文章、成語典故、語、日月星辰、山川河流、飛禽走獸、草木蟲魚等各種方面,可說森羅萬象。就其收羅資料廣泛這一點來說,略等同於現代的百科全書。歷代類書編排方式不盡一致,但可略分為二類:一種是「按類分」、一種是「按韻編排」。[18]按類的如《古今圖書集成》是目前漢籍類書中最大的一部類書,按韻的如《永樂大典》便是此類的代表。而傳統類書將詩文打散按類分編的如《藝文類聚》、《淵鑑類函》等,亦有專門收集文章中的語者,供作詩填詞撰文時採摘,如佩文韵府》、《駢字類編》等。另外明朝楊慎,採摘漢、魏以後詩雋句及賦頌之類,分韻編錄《哲匠金桴》更是私人選摘歷代詩句的代表性類書之

郭茂松所藏歷代類書相當豐富,如《駢字類編》[19]佩文韵府》、《宋稗類鈔》[20]等,另外相關詩詞或是其他相關典故、文史的類書亦相當豐富,在此不再贅述。由此可見郭茂松自己所自編「詩學筆記」應與其所藏相關類書的分類法有關聯。本段筆者就目前近百本的郭氏「詩學筆記」選出其中數本,來討論其分類情況,希冀能得郭茂松用心於詩學的痕跡與其分類摘他人詩句的模式:

1.分類法則

郭茂松大部份「詩學筆記」是採用類似《詩學含英》依分類目的方式編排,如依照天文、歲時、地輿、文學、武功、兵器、喜慶、形體、人事、閨閣、交際、技術、宮廟、飲食(附蔬)、珠玉、衣服、器用、音樂(附園圃)、眺、新節序、花果、草木、禽獸、魚蟲、新器用、一般(附政治)、玩具等諸多類目。郭茂松分類方式大多承習前人分類方式,但有些創新的部份,如「新節序」一項內細分為開國紀念、司法、藥師、農民節、自由日、情人、戲節、兵役、植樹、文藝、總統就職、雙十、光復等諸多戰後的新設紀念節日,郭茂松亦依傳統分類法加以新設項目以分類來摘。郭茂松分門別類後,以手寫的方式標其頁碼,便於查詢。除手抄自己或他人佳作,或是剪貼時人刊登在報紙上的詩作等,亦或抄錄古代名人佳作依類分別鈔錄。如其中一本「詩學筆記」的閨閣類,自由女條,郭茂松便附詩關女界喜招搖,屈死人權匪一朝。今日雌風漸回熱,亦因世態亦時潮。於條下,其它如踏歌娘、新嫁娘、老嫗解詩、挫角媒婆等諸條亦是如此。

另外除了附詩於條例之外,亦有摘句模式。如其中有命名的「詩學筆記」《韻玉附詩》(一)有摘句,依登、朝省、懷古、風土、昇平、情、風懷、宴集、老壽、春日、夏日、秋日、冬日、晨朝、節序等共50類。如登覽類摘句五言「巴國山川盡,荊門煙霧開,城分蒼野外,樹新白雲…廢興懷霸業,融結想天機」下又分「五言絕句」、「七言」、「七言絕句」、「登樓」、「登快閣」等。其它諸條亦是如此。郭茂松「詩學筆記」其中有其選清近體千首詩選:郭茂松選於花壇客次一冊,其分類方式採用韻部分類,依東、冬、江、支、微、魚、虞等共31個韻字分次選詩。每一韻字下羅列各選詩所在頁碼,如支韻下標明:4562126等頁,查詢頁碼得知選汪琬、崔華、葉永年、金漸清人詩,皆依支韻選詩。

郭茂松「詩學筆記」其中更有依字來繫詞的模式選詩摘句,如「」字下聯「不如」、「不似」、「不及」、「道」、「不看」…「不管」、「不用」;「」字下聯「那人」、「那知」、「那邊等諸多分類。以「那」字為例,選了名、方蒙章〈訪友〉、舒位西邨〉三首詩,其中佚名〈訪友〉有句「前年曾宿那人家」、方蒙章〈訪友〉有句「那知花堿O君家」、舒位〈西邨〉有句「桂在西邨之那邊」等,可證郭茂松此種分類是依詩句中的使用詞彙來分類。上述幾類是筆者目前查閱郭茂松相關「詩學筆記」後,大略見到的四種模式。

2.採錄對象

郭茂松大部份「詩學筆記」所採錄的對象,除了其本身的詩作之外,另外也採錄了古人與時人的詩作。古人作品大都以手抄為主,博諸家,彙編於郭氏「詩學筆記」中,形成其詩作的主要養料。如其自選清近體千首詩選:郭茂松選於花壇客次,便依清人詩作,按韻索驥如趙賓〈贈梅峰候調旋里〉、汪琬〈贈寄吳門故人〉、毛奇齡〈錢塘逢故人〉等近千首詩作,依據詩題、詩文內容、作者逐次手抄,這本選集可以粗略窺見郭茂松對清詩的接受情況。另外「依字來繫詞的模式選詩摘句」本的「詩學筆記」,則博唐、宋、金、元、明、清諸家的作品,不限那個時期。如「字選唐代白居易〈戲答〉、元代馬熙開窓看雨〉、明代李攀龍〈於郡城送明卿之江西〉、清代沈名孫〈去京師〉等14家歷代詩人作品。由上述可見,郭茂松用功於詩學的程度並非常人所能想像,這些歷代詩從其編抄的過程與編排的工夫來看,是有經過其有意識的消化與吸收,才能編成這些摘句筆記或詩選。

郭茂松對於時人作品,亦是下了相當苦心蒐集剪貼或是抄寫。如其依據類別所編排的詩作,能常見郭茂松剪貼報紙上的詩作附在該類目中,作為之後寫類似詩題時的參考。如有抄「烈士血」條,先寫其個人作品,在剪報附在此條,如周定山(左右避、左二右避)、朱啟南(右左避)、蔡茂林(右二左三)、許志呈(右三左十四)、王芳(左四右六)、王景瑞(右四左十)等七首,由上述刊登方式來看,應為當時青年節擊鉢詩題,某詩會比賽結果,刊於報紙之上。另外其剪貼報紙亦有依時事和詩來選,如「總統蔣公就任喜賦」剪報上有易敬翁、舒曼霞、李猷、張達修、吳天聲等人七律詩作5首。

特別所選詩作與其個人評語也有相關剪報,如詩題「天籟吟社暖寒會」有選莊幼岳、曾了翁、傅秋鏞、羅尚、張友騫、陳福助、黃錠明、吳漫沙等人的作品。如其評傅秋鏞「興豪掃雪洛陽年,郁郁斯文藻眼前。暖透樽酒前,寒消海國主賓筵。引吭高唱梁塵落,極目空間玉鏡懸。清脆瓶笙發天籟。新詞一闕倩誰填詩,「鶴庵曰:『秋鏞詩格有變,進一大步,此詩即為一例。』」又評莊幼岳「雅會承邀作煖寒,叨陪吟侶共杯盤。都門迓臘天初冷,江閣題詩歲又。室非憑獸炭,冬烘寧用戴貂冠。林侯肯讓王元寶,酒炙延賓竟夕歡」為「鶴庵曰:『五六兩句,極合時代傑作。』」又如詩題「梅魂女士赴菲參加祭祖」有選林荊南、傅秋鏞、傅紫真、曾了翁、吳統禹等諸作,其中評傅紫真「延陵自古出名家,親馭漢。故藉白描新粉本,異邦一點盡梅花。」為「鶴庵曰:『梅魂擅繪梅花,故有此詩。』又評曾了翁「此日凌風去,他時載月歸。了知詩滿篋,一一出心扉。」為「鶴庵曰:『歸來滿詩梅魂風雅可想見矣。』」等,另外亦有見他人評語詩選,如「天涯若比鄰」等後有「銘仙評語」,「田寮苗圃冬集作」等後有「評語」等。其它諸多類似剪報,在此不再贅述。

由上述可知,郭茂松除了參考唐宋以降的作詩名家,對於時人的作品也頗為用心。古人作品多用手抄來謄寫,而今人作品則剪貼或抄寫在各類門之中。郭茂松所抄古人詩作推測其資料來源,應是他所購買諸多歷代詩選、詩集中,經過郭茂松有意識的篩選過,集結成自己隨身攜帶的參考本。而時人作品則以報刊所刊登的作品,如擊鉢詩選、閒詠詩選或是依主題徵詩的作品等。因此可以推知,郭茂松詩學是「海納百川」的模式,不拘泥於某家某派,只要是好詩,都是他所參考的對象。

五、郭茂松「詩作手稿」、「詩學筆記」的價值

郭茂松的詩學涵養可以說是自學所成,從這些「詩作手稿」、「詩學筆記」來看他的詩學造詣,恐怕非能三言兩語所能論盡。倘若僅就目前所存這批珍貴臺灣詩學史料的文獻價值來看的話,筆者可以歸納出四點價值:

1.可見傳統詩人學詩的用心程度

郭茂松「詩學筆記」,可以提供後來學者研究臺灣傳統詩人,其詩學教育養成的脈絡與資料,對於詩人的詩作風格、韻語用典、詩文見解等,都起了示範性的作用。由郭茂松好輯錄那些作家、文人的作品,後來學者亦可由此來追溯郭氏詩學的形成脈絡與概況。如郭茂松輯錄千餘首清詩,或是依據單字延伸詞彙的模式來摘句等,這些「詩學筆記」都需要長時間的浸淫在詩學的領域中,花大量的時間、精力去完成這些筆記。郭茂松不僅好作詩、好記詩、更好藏詩。這些筆記也能為有力的佐證。

2.將傳統詩人所珍藏的秘本公開

詩人在作詩時,都會有他參考的資料。這些資料來源有些來自於所藏的書籍,但有些是將別人的詩與所喜好的詩輯錄在一起。這些「公開的秘密可說是每個詩人彼此都知道的情況。然而,郭茂松卻完整地留下這批資料,不將其銷毀,更是難能可貴。對於詩人而言,這批資料可能是他不願意公開或被人知道的東西,因為人人得知他所依循的資料,都可能學習、效法他所參考的資料,甚至質疑其詩是否有如江西詩派以奪胎換」的方式,來完成自己的作品,或是抄襲古人作品等諸多質疑。但對學者而言,這正是可以論證臺灣傳統詩學的延續,除了個人師承之外,自學與效法他人更是重要詩學養成的模式之

3.眾多剪報可增補臺灣戰後詩壇文學史的資料

郭茂松「詩學筆記」,可以增補相當多戰後詩壇上的擊鉢活動的概況與當時有那些詩人的活躍等重要資料。除了課題、名次、投稿人姓名、唱和情況等,甚至對於詩作評語等,都有保存。也可見從日治到戰後,運用報紙來作為詩壇活動的模式,在郭茂松的時代,相當活躍。這些剪報的來源相當複雜,郭茂松可能剪取《臺灣新生報》新生詩苑」或是《聯合報》等其它諸多報刊上的刊詩等,這些資料都可供後來學者研究戰後詩壇上刊詩與詩的傳播情況的研究題材。

另外郭茂松也剪輯自己刊登在報刊上的詩作,與其任詞宗時所選的詩與評語等,如他稱他在報刊上所刊的詩為「斐樓近草」、「有斐樓吟草」等,對於郭茂松詩作研究,這些剪報也是值得注意的重要資料。

4.對於郭茂松個人詩作草稿的研究極富意義

郭茂松「詩作手稿」提供了其如何推敲詩作用字的痕跡,這些「詩作手稿」經郭茂松個人塗改、潤色的痕跡,都相當完整地保留在其手稿中,如其〈禪詩〉原稿有句「讀餘般若了塵緣,慾壑而今幾個填」,就修改成讀餘般若了塵緣,慾壑而今喜盡」。又〈病起口占〉,原稿作「平日事然,常言閒坐好。幽居六十天,頓覺增煩惱」改為「平日事紛,常言閒坐好。無聊病榻中頓覺增煩惱」此為更改一句之例。又如〈山歌〉原作「疊嶂芳春盡,林前踏落花。山歌聞不覺,處處摘新茶」更為「流水環花境,茅亭統夕霞。山歌聞不覺,處處摘新茶」此為更改兩句之例。此類改稿,是否與其心境改變,或是因為用韻的問題才修改,則不得而知。然而這些例子,在郭茂松「詩作手稿」處處可見,亦可見郭茂松作詩時,字字推敲之用心。

六、結語

綜合上述討論,可以得知,郭茂松作為戰後臺灣詩壇代表人物,應不是過譽之詞。從他詩作的評價與學詩的用功等兩點,可以說是相輔相成,環環相扣,因為郭茂松學詩用心,才造就其詩學成就。沒有一個詩人是能天生不用功,就能寫出極富內涵的作品的。郭茂松的這批資料,或許可以提供在研究詩人的詩作美學或是歷史成就時,另一個反向的思考,即詩人的對詩學用心與用功於詩學的痕跡。對於傳統詩人的養成教育,除了童蒙教育,如私塾教材《三字經》、《幼學瓊林》等諸多書籍外,另一個可以開發的課題。即為詩人自身的詩學養成教育的研究。相信以郭茂松作為範例,進而討論其它臺灣諸多詩作大家的自身詩學培養過程,定能對臺灣傳統詩學的研究有一定的作用。

另外是藉由這批珍貴資料的發現,對於郭茂松全集未來的開展,可以說奠定了重要的基礎工作。對於戰後臺灣代表性作家,目前正是要極力搶救其詩作手稿與類似郭茂松的詩作筆記的重要階段,倘若詩界或學界不積極保存,日後學者要想從事相關戰後詩壇的研究,恐怕只能感懷發嘆了。

(本文於971221在彰化詩學會舉辦的「大彰化漢詩研討會」宣讀)

附錄

 

 


1:郭茂松名片     【圖2:《偷閑吟草偶存稿絕句》封面


 


* 東海大學中文研究所博士候選人,南開科技大學、朝陽科技大學兼任講師。

[1] 林荊南,號望佛樓主,(1915~2003),彰化竹塘鄉人。畢業於東京海外高等實務學校,年少時受過私塾教育。曾任報社記者編輯主筆、縣農會專員、陸友食用菌公司監察人、《中國詩文之友》及《茶藝》總編輯、金生文教基金會董事、中華詩學研究所研究委員。林荊南生平參考彰化縣詩學研究協會編《彰化縣詩學研究會協會聯吟作品選集》,彰化,彰化縣詩學研究協會,2006年,頁54

[2] 林荊南〈《有斐樓偶存草》•林序〉,見郭茂松《有斐樓偶存草》,自印本,19691月。

[3] 劉清河,號雲生,現居中市,目前為鄭順娘文教公益基金會及常春藤高級中學詩學講師。編有《綠川漢詩創作集》、《綠川文藝》1~6篇、《綠川漢詩班十週年選集》及著有《笠雲居閒吟集》等。

[4] 以學習日文練習簿《讀方學習帳》內頁寫成。

[5] 見郭茂松有命名詩學筆記郭茂松輯:韻玉附詩(一)139-206內文。

[6] 以日記本《心園日記》內頁寫成。

[7] 此處應為「郭氏」,〈編序〉打錯誤。

[8] 黃哲永主編《龍文出版社•臺灣先賢詩文集彙刊》第4輯:郭茂松《有斐樓偶存稿(附續稿)》,北,龍文出版社,2006年。

[9] 郭茂松生平簡介,同1,頁52

[10] 見劉清河提供〈郭茂松訃文〉。

[11] 見劉清河提供〈郭茂松名片〉。

[12] 查對吳中先生提供《中華學術院詩學研究所暨中華詩學雜誌社同仁通訊錄》一書,卻無登錄郭茂松姓名,是否為書籍漏印或是其它原因,則有待再查閱相關資料。《中華學術院詩學研究所暨中華詩學雜誌社同仁通訊錄》,北,中華詩學雜誌社,199810月。

[13] 見洪寶崑編選臺灣擊鉢詩選》,彰化,詩文之友社,19642月,頁380

[14] 見郭茂松自撰〈郭茂松自傳〉。

[15] 以前早期蚊香的長度相當長,與現在不同。

[16] 見郭茂松《偷閑吟草偶存稿絕句》。

[17] 部靖,字承風,日本愛知縣人,中國古典詩同好會長兼主編、中華詩苑日本支社長,與郭茂松有詩作酬唱往來

[18] 此兩種類書分類方式,參考朱天俊、陳宏天《文史工具書手冊》,北,明文書局,198511月,頁294-295

[19] 劉清河宅中所藏郭茂松所購《駢字類編》為學生書局重印本,1963年。

[20] 劉清河宅中所藏郭茂松所購佩文韵府》、《宋稗類鈔》為廣文書局重印本,重刊時間不詳。

 

3:《偷閑吟草偶存稿絕句》序文與第一頁

4:服部承風與郭茂松往來詩文信箋

 

5:郭茂松「心園日記」本的詩作手稿內頁例舉】

6:郭茂松「詩學筆記」輯清近體千首詩選首頁

 

 

 

7:郭茂松「詩學筆記」依字詞摘句本舉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