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李商隱的幾首無題詩

陳思齊*

壹、前言

「無題詩」,是李商隱詩作中最撲朔迷離,又深深吸引後世讀者的作品。關於這類詩,李商隱曾解釋為:「楚雨含情俱有托。」從總體上來看,他的詩可能有少數另有寄託,但大多以男女相愛為題材,寫得情意纏綿,意境深幽,受到不同時代人們的高度讚賞。其詩篇可謂沉博絕麗,獨標一格,堪稱中國古代愛情詩苑中的一枝奇葩。[1]劉大杰也認為:「李商隱的『無題』一類的抒情詩篇,在藝術上具有更鮮明的特色,流傳較廣,對於後人也產生較大的影響。……我們讀了這些詩,便知道李商隱寫愛情詩手腕的高妙。他的長處,是嚴肅而不輕薄,清麗而不浮淺。有真實的情感,也有真實的體驗。抒情深而厚,造意細而深。」[2]由於這些「無題」詩感情真摯,哀婉動人,詩律精切,造境幽深,不僅音調鏗鏘和鳴,令人一唱三嘆,味之不盡,同時又和詩的色彩交織在一起,給人以音與色的交感,所以長期以來一直深得廣大讀者的喜歡。[3]甚至可以這樣說,李商隱最受人們喜歡的詩,就是他的「無題」詩。

本文所界定的無題詩的範圍只限定於以「無題」為題的部分。並透過對這些無題詩的意象、意境、情感表現等方面來探討,以期能一窺李商隱無題詩的藝術成就。基本上,唐人詩篇,習慣上皆有命題,以使人明白其旨意。所命之題,類皆明確而具體。而「無題」之詩,卻是例外的命題法,但是「無題」被非指沒有題目,而是有題目的,只是作者不願言明,也有可能是因為遺失題目而造成。林宏作認為:「李商隱之前沒有無題詩,李商隱之後,也沒有一位詩人有如此多的無題詩,總而言之,李商隱是首創無題詩的鼻祖,又是傾注心力於創作無題詩的詩人,當是無可置疑的事實。」[4]以下即針對李商隱的幾首無題詩分別說明。

貳、李商隱無題詩的意象及意境美

詩貴意境含蓄,李商隱的無題詩風格獨具,意境朦朧、深遂、含蓄。詩中的形象,初讀使人產生恍惚迷離之感,因此有人評之為「隱詞詭寄」。但如果細細吟讀這些詩篇,就會給你不同的感受,那種種意象會把你的情感自覺不自覺地引向一個特定的方向,盡興陶醉,啟人遐想,令人回味無窮。[5]以下茲舉數例說明。

《無題》(相見時難別亦難)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

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6]

這首詩一開始就造成一種別離的傷感氣氛,情調是那麼低沉,意境是那麼廣遠,孤獨之感,懷人之思,盡在言外。[7]若按照字面上的意思,把它視作是寫離別相思的愛情詩是比較適當的。詩中所寫的難堪的離恨,終生不渝的追憶以及重見無期的哀傷,都非常真切感人,特別是「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兩句,以生新的形象語言來表達詩人海枯石爛而矢志不變的愛情,感動著千秋萬代的讀者。[8]

這首詩第一、二句主要是寫他們彼此關係不尋常而且環境惡劣,無力挽救這份情感。第一句的「時」指時刻;「難」指做不到,非不容易也。「別」指分離、分手。第二句的「東風」指春風也;「無力」指我不能;「百花」是形容他們關係之美好;「殘」指的是受傷害。第三、四句主要是寫作者的自白,第三句的「絲」即是「思」的諧音寓意。第四句中的「炬」指火把;「淚始乾」指傷心是永恆的,由此也可以進一步了解,春蠶吐絲形容情感之多,蠟炬有心(芯)則代表情感之深。第五、六句則寫作者整日的情況。第五句的「曉」指曉日;「但」指只是;「愁」指內心的恐懼;「雲鬢改」形容白髮漸漸變多。第六句的「夜」指夜晚;「吟」呻也,低沉的聲音,只心靈痛苦所發出的哼聲;「寒」指淒寒。最後的七、八兩句主要是指作者真的很關心對方。第七句的「蓬山」指的是神仙的住處;「此」指只是;「去」指前往;「無多」指不多、不遠。第八句的「青鳥」指王母身旁的送信小鳥;「殷勤」指小心;「深」指查問。

不過,這首愛情相思的絕唱究竟有無寓意,歷來眾說紛紜。有人說:「相思」的對象是令狐綯,「蓬山」指令狐居官的翰苑,「東風無力」意謂令狐對己援手不力,「百花殘」象徵自己的淪落,而末了「青鳥探看」則是寄希望於令狐回心轉意。也有人說,相思的對象是李德裕,「蓬山」指李當時被流放的崖州,「東風無力」暗示朝政的逆轉,「百花殘」比喻李黨的貶逐,末了「青鳥探看」則是表示對李的深切懷念和慰望。[9]從這裡可以看出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說法與解讀,所以,為了避免這種穿鑿附會之機,那麼,乾脆把這首詩當作普通的愛情詩來看,也未嘗不可。所以,當一個經歷過愛情挫折的人欣賞這首詩,意象和景象中各種感情信息立即會與他的痛苦經歷扭結在一起,而引起共鳴。由此可知,此詩的詩意在一種渾然一體、衰颯悽涼,深遠含蓄的境界中滲出並創造出朦朧幽邃,含蓄雋永的意境美,實在耐人玩味。

除此之外,李商隱的無題詩還善用於多角度多層次對環境渲染烘托,用暗示的方法處理主觀意象和客觀事物,塑造情感形象,創造出朦朧的意境美。在無題詩中,往往通過對環境的渲染描繪,時間的、空間的、色彩的、溫差的、嗅覺的、味覺的等多層次多角度地透發出各式各樣的信息,由欣賞者在自己的頭腦中拼合成詩人暗示的形象。[10]如下:

《無題二首》之一(昨夜星辰昨夜風)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

身無綵鳯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隔坐送鈎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

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臺類斷蓬。[11]

這首詩從第一、二句可以看出作者在一個沒有月亮的夜晚,去參加了一個男女社交的活動,是由一位在社會上有地位的人所舉辦的。第三、四句指我希望我的靈魂能變成鳳凰飛到你身邊,但是我不行,你的思想似乎和我的心能相通。其中,第三句的「身」指的是生命、靈魂;「鳳」是指男的。第四句的「心」指思想;「有」指似乎;「靈犀」指通犀;「一點」則是指心。第五句的「隔坐」指的是男女分桌坐;「送釣」指藏釣;「春酒」指春天的宴會。第六句的「曹」指兩對;「射覆」即猜東西;「紅」則是指燃燒。從第七、八兩句則可以了解作者應是在京城,因其能於早晨時聽有鼓聲,於是作者馬上用跑的趕到辦公的地方--蘭臺,有一種身不由己的意味在裡頭。

有學者認為此詩首聯將四種物象聯繫在一處,點明宴會的時間、地點。在星辰閃耀的夜晚,在桂堂飄香的幽境中,詩人懷著深摯的感情,期待與意中人相會。「身無綵鳯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這句抒發了對意中人的一往情深,同時隱蘊著對政治理想的執著追求。[12]頸聯詩人呈現給讀者兩幅歡快的畫面,「春酒暖」從溫度上著筆,「蠟燈紅」則又在用色上著墨,「暖」、「紅」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前者渲染了一種溫和安逸的氣氛,後者烘托了熱烈歡快的場面。然而就在這樣一種環境裡,卻是好事難成,聚散匆匆,所留下的只是迷惘的追思。而且,詩中並沒有直接描繪出女主人公的形貌和性格氣質,但讀者卻從環境的描畫、氣氛的渲染中接受了詩人暗示的複雜信息,從而拼合成自己的那個女子的優美形象。[13]又如李商隱還常借自然景物的具體形象,將某些不可言傳的抽象情感託寓在可言明的物境裡,因而使得詩的內涵豐富而複雜,感情真摯而強烈,以物詠懷,言在此而意在彼的詩句在他的無題詩中也是隨處可見,如下:

《無題二首》之二(重幃深下莫愁堂)

重幃深下莫愁堂,臥後秘宵細細長。

神女生涯原是夢,小姑居處本無郎。

風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誰教桂葉香。

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14]

詩中借幽居未嫁的女子傾訴相思的苦痛,抒發了詩人自己政治懷抱不得舒展的感慨。「神女生涯」,比喻夢幻變化的生活經歷;「小姑無郎」,寓指孤立無依的現實處境。「風波」句意謂自己出身寒微,偏又遭到險惡政治環境的摧抑;「月露」句說明個人縱有美好的才能,卻得不到培育、發展的機會。結末表示即使明知「相思無益」,也寧願癲狂自許,惆悵終身,表現了執著於理想的堅持不渝的精神。[15]由此可知,詩人將客觀現實中沒有,也不可能存在的情愫鎔鑄在完美的詩境之中,情景交融,使詩具有跌宕之致和空靈之美。可見李商隱獨創的內涵豐富而深微,因而無法明言也不能明言的無題詩,正是集中心曲的一組絕唱。那詩中的形象便是情感的身,意境於含蓄中隱伏著情感的脈絡,使人感到「韻外之致,味外之旨」。[16]

至於意象表現方面,所謂的意象,即內在之意訴之於外在之象,象者所以存意。換言之,象是意的載體和表現符號,意是象的內涵所指向的對象。[17]然李商隱的無題詩通過對殘缺意象和空白意象的成功選用,集中反映了他情感被阻、美好愛情不能實現的苦痛和煎熬,還有詩人對美好精神世界的感悟和追求,同時也曲折隱晦地表現了他坎坷蹇偃、充滿悲劇色彩的人生經歷及空靈傷感的情感演變流程。[18]在李商隱的無題詩中,尤以「眉」的意象最為典型,茲分述如下:

《無題》(八歲偷照鏡)

八歲偷照鏡,長眉已能畫。

十歲去踏青,芙蓉作裙釵。

十二學彈箏,銀甲不曾卸。

十四藏六親,懸知猶未嫁。

十五泣春風,背面鞦韆下。[19]

關於這首詩,葉蔥奇認為:「其實這只不過是自喻少負才情,長竟寥落不偶而已,十八九時可以作,二十八九時也可以作。」[20]其詩中「長眉」實指詩人之文章、文采、才氣,或者詩人之內在美質。[21]從這首詩可以看到作者自喻少年即有才華(以少女早熟為喻)。第一句的「偷」指的是暗地中。第二句指會自己化妝了。第三句的「青」指野外。第四句的「芙蓉」指蓮花;「裙衩」指裙子。第五句形容很有才藝。第六句指銀白色的假指甲,又叫義甲,都不曾拿下,形容非常認真。第七句的「藏」指藏於家。第八句的「懸」指空也,沒有作用;「猶」指依然。第九句的「泣」指悲痛,所謂泣也者,有聲無淚,血淚也。(淚已哭盡)第十句的「背面」指不讓人看到;「鞦韆」指古代女子不能出門,以鞦韆為娛樂。故從詩的內容及氣象來看,明白寫著詩人懷才不遇。

《無題二首》其一(長眉畫了繡簾開)

長眉畫了繡簾開,碧玉行收白玉臺。

爲問翠釵釵上鳳,不知香頸爲誰迴?[22]

《無題二首》其二(壽陽公主嫁時菕^

壽陽公主嫁時菕A八字宮眉捧額黃。

見我佯羞頻照影,不知身屬冶遊郎。[23]

這二首詩其實是寓託之詞。第一首上兩句暗喻釋褐出仕,下二句故作揣測、詢問語,實在是說,不知有誰能相激賞。下一首則是用壽陽初嫁,用「宮眉」,來比擬自己的初入仕途。第三句「見我」不可泥看,實在是說深自矜惜,下句暗說竟然出乎意外地遠就幕辟,仔細品玩二詩,寄託之意是顯然的。也就是說,這二首詩是明寫為虛,隱寫為實。明寫雖然畫得「長眉」,鳳冠金釵為飾;「八字宮眉」之間額心飾黃,然嬌姿紅顏卻不知為誰而適,實是從有才華韜略,卻不得施展,無處施展的不平之鳴。

《無題》(近知名阿侯)

近知名阿侯,住處小江流。

腰細不勝舞,眉長惟是愁。

黃金堪作屋,何不作重樓。[24]

從這首詩可以看到,詩人的創作情感和心態是極為複雜的,「眉」、「腰」等意象和詩的整體意象或許是包容了愛情、人生、社會等內容的多重意象的集合體。因此,對於詩中的「腰細」、「眉長」等意象單單視為代表美艷女子,而把詩的整體意象看作是簡單的豔體,恐怕是太絕對也是不太妥當的。至少葉蔥奇認為此詩:「蓋隱喻對他厚加禮遇的人,既然力足相助,何以竟不肯推薦於朝之意。」[25]這種說法顯然就不是單純的豔體所能涵括了。

《無題》(照梁初有情)

照梁初有情,出水舊知名。

裙釵芙蓉小,釵茸翡翠輕。

錦長書鄭重,眉細恨分明。

莫近彈盓翩A中心最不平[26]

從這首詩不難看出,此詩也是自比,不過其中不平之鳴更為深刻、強烈。前四句的意象與《無題》(八歲偷照鏡)有點相似,但是「細眉」傳恨,「莫近彈盓翩A中心最不平」的感慨與悲憤較之「十五泣春風,背面鞦韆下」更近一層。如果說「十五泣春風」之傷感不遇更多的是對未來前途的擔憂,那麼此首便是面對現實遭遇的悲憤之慨,由此可知詩人前後創作的心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而詩人政治生活的悲劇氛圍似乎也逐漸延伸開來,且變得更加凝重。

經由了解上述幾首無題詩,可以知道其中的意象基本是詩人才華和美質的象徵,這種才華和美質不得為用,便導致了詩人心理的失衡。也可以清楚看出意象和詩人創作心態的前後一致性、關聯性和發展變化的特點。除此之外,意境的塑造也是很重要的,因為它的對象已是詩的整體,是詩的造成的整個氛圍、情調和它所給予人們的綜合感受。[27]在這兩方面的成就,李商隱不愧是晚唐詩壇的巨擘,雖然它的詩既不同於杜甫的寫實,也不同於李白的浪漫,而是別開一面,獨創抒發內心世界的一種新體裁,是繼李杜之後又一次將唐詩推向高峰的幕後功臣,其成就是值得肯定推崇的。

參、李商隱無題詩的情感表現

情感是藝術創作的動力和核心,詩歌作為一種最善於抒情的文學體裁,抒情無疑是其基本特徵,能否成功抒寫真情,是衡量詩歌成就和價值的重要標準,古往今來,許多廣為流傳的詩篇,都是以抒情見長而具有長久的生命力。[28]而善於言情一直是李商隱無題詩的根本藝術特徵,無題詩中的深摯感情通過婉曲的抒述方式以及營造朦朧意境、渲染悲劇氣氛等藝術手法表現出來,也成為了無題詩獨具魅力的根本原因。無題詩多以男女相思為題材,表現各種複雜的思想情緒,抒寫男女主人公對愛情的嚮往和追求,渺茫失落而帶有濃厚悲劇色彩的愛情在詩中尤為多見,無題詩在抒寫愛情生活中的離別與間阻、期待與失望、執著與纏綿、苦悶與悲憤等方面,都達到了很高的抒情藝術水平,具有震撼讀者心靈的巨大藝術力量。

因此,若從總體來看,他的無題詩多數寫得深情綿邈、精純華美,或抒傷離懷遠之意,或寫小會遽別之思,或發傷逝水隔之恨、情真語摯,婉曲纏綿,充分地體現了詩人善於言情的特長。例如他的《無題》詩(昨夜星辰昨夜風),在這首詩中,詩人抒寫了對昨夜一度春風,旋即成為間隔的意中人的深切懷想,其癡迷而沉醉的心態,悵然若失的形象,具有很強的感染力。畢竟,兩性情境是詩人獨特的審美視角和藝術敏感點。在李商隱的無題詩中,不論是兩情歡悅的溫馨,心有靈犀的默契,還是執著相思的痛苦,淒怨悲愴的失意,莫不摻雜了詩人真摯深沉的情感,寫得情深語摯,是詩人心血和摯情的結晶。因此,為了要進一步了解李商隱無題詩的情感表現,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探討:

一、委婉曲折的抒情方式

李商隱的無題詩較少採用直抒胸臆的抒情方式,而特別致力於婉曲見竟,而曲折達意的抒述方式,同詩人纏綿悱惻的情思結合起來,便形成了無題詩獨特的藝術風格。例如他的《無題》詩(相見時難別亦難),這首詩開頭寫別離的痛苦,卻從會見的困難著筆,因為見面難得,離別才倍覺難受,接下來抒述離情,用「春蠶」、「蠟炬」這一對比喻來形容纏綿執著的相思,委婉而熱烈難熬,加深了離別的愁緒,最後又回過頭來自我寬解,但也表明相思之情不能自己,全詩扣住離別寫相思,卻不限於離別當時的情景,整首詩把矛盾複雜的心理委曲盡情地抒寫出來,十分真摯動人。這種真摯的感情,深刻邈遠、纏綿悱惻,不知感動了多少的讀者。綜觀全詩,寫情寫意,寫內心感受,至深至細。「東風無力百花殘」、「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表面寫的是客觀的形象、物質的形象,實際莫不是詩人內在的精神形象,只有通過它們,才把內在精神具象化了,不僅成了可知的,也成了可感的。這裡的寫法不落俗套,具極富表現力,該詩成為古代愛情詩的翹楚,它們是起了關鍵性的作用的。[29]因此,在李商隱的無題詩中,這類作品是最有代表性的。

二、營造朦朧意境,抒寫深摯情懷

將複雜矛盾以及惆悵莫名的情緒藉助於詩心的巧妙生發,鑄造成為霧裡繁花般朦朧淒絕的詩境,是李商隱在詩歌創作中畢生追求的目標。因為對愛情感受的朦朧倘恍,所以詩人特別需要用象徵手法和美麗神話來渲染意境,需要用移情入景的方法來烘托情緒。而無題詩常常以朦朧意境的營造代替對戀愛事件本身的瑣碎描繪,例如以下這首:

《無題四首》其一(來是空言去絕踪)

來是空言去絕踪,月斜樓上五更鐘。

夢為遠別啼難喚,書被催成墨未濃。

蠟照半籠金翡翠,麝熏微度繡芙蓉。

劉郎已恨蓬山遠,更隔蓬山一萬重。[30]

這首詩第一句的「是」指此;「空」沒有意義;「去」指離開;「蹤」指蹤跡、消息。第二句的「月」指圓月;「樓上」指房間;「五更鐘」形容等了一整夜。第五句的「半」指大部分;「金翡翠」指燃罩上的裝飾,鑲金線心的裝飾。第六句的「麝香」指少女身上的香味;「微」指一點一點;「渡」指由此而至彼;「繡芙蓉」指繡有芙蓉花的棉被。此句有暗示兩人有超友誼的關係。第七句的的「郎」指年輕人;「蓬山遠」形容感情被斷絕之苦。第八句的「隔」指被隔離;「一萬重」指一萬層的阻礙,意指我比劉郎更痛苦。全詩是以女性的口吻寫成。

全詩著意摹寫纏綿悱惻的相思相憶和不知所以然的婉曲心裡,而整個相憶的心裡流程又與月、晨鐘、燭影、香暈的環境描寫層遞而下,在夢幻的交織中創造出一個淒迷哀麗的境界。由此可知,李商隱無題詩以景傳情,借景抒情,通過淒迷朦朧的意境,成功地表達出深沉真摯的情感。

三、無題詩的真摯情感通過悲劇氣氛和感傷表現出來

李商隱筆下出現的愛的世界,大都是寂寞、淒楚的,而且經常伴著懷疑和絕望。例如以下這首:

《無題四首》其二(颯颯東風細雨來)

颯颯東風細雨來,芙蓉塘外有輕雷。

金蟾齧轈燒香人,玉虎牽絲汲井迴。

賈氏窺簾韓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31]

這首詩一、二句意旨一個風雨飄蕩的春天,並不是好日子,但是他(指男方)來了,可見其情感之深。第三、四句指那位男生沒有真正突破困難的勇氣,人進不來,但燒香的香總可以進來吧,假如你真正要打水,就一定會找到取水的線。從這裡也可以知道李商隱討厭愛情遇挫折就放棄的人。第五、六句主要是暗示真正的愛情是超越禮教、超越生死的。最後兩句李商隱以第三者的立場為這件事下了一個評論,他認為這個男的什麼都沒付出,所以妳的心(指女方)千萬不要像春天的花盛開,把美好的心交給他(指男方),妳一定會對這份愛情絕望。

從這裡也可以看到,李商隱善於熔詞鑄語,在含蓄深穩之中表現熾熱的感情。例如「金蟾齧轈燒香人,玉虎牽絲汲井迴」這兩句,李商隱善用表明幽阻的動詞「齧」、「牽」,來描述遠隔之境和迷離之情。又善於將副詞和動詞巧妙結合起來。又如「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句中「莫共」與「爭發」的巧妙連結。從此可知,李商隱無題詩中的深摯感情,通過深婉曲折的抒述方式,以及營造朦朧意境、渲染悲劇氣氛等藝術手法成功地表現出來,充分體現了無題詩善於言情的根本特色。

四、以綺麗而委婉的語言,倍增詩歌的感傷色調

李商隱的無題詩語言綺美、豔麗、講究聲律、和諧、均勻、力求珠圓玉潤,在極其濃麗之中寄寓著傷情,把悲劇性的事實包裹在濃豔的外衣中,更能體現詩情的悲傷。[32]例如以下這首:

《無題》(紫府仙人號寶燈)

紫府仙人號寶燈,雲漿未飲結成冰。

如何雪月交光夜,更在瑤臺十二層。[33]

關於這首詩,葉蔥奇認為:「這是譏諷武宗李炎求仙的詩。」[34]但是若從字面上來看,這首詩的色彩是明麗的,有紫色的仙府,有仙人的金光,有雲霞的多姿絢爛,有雪的潔白和月的迷朦,更有瑤臺的珠光寶氣,斑瀾多姿。詩之色是濃豔且富於情致的。然而正是這種極其濃麗的迷幻詩境,抒發了追求的悵惘和理想的幻滅,語言愈綺麗,其情愈傷悲。值得注意的,是義山經營這些詞語的目的,是透過場所、景物、佈置、衣飾等的綺麗美好,釀出熱烈或興奮的氣氛,以暗示作者對愛情的沉醉或嚮往。[35]

五、以涼冷的詞語,描繪愛情的空虛與無常

李商隱習於運用涼冷的詞語以寫愛情的空虛無常,與運用穠麗的詞語以寫沉醉與嚮往,二者並存,且由於它們的對立性而使詩境顯得更繁富,就李商隱的總體豔情詩境而言,二者最後還是統合在空虛無常的涼冷情澈之中。而且,李商隱每於愛情變幻之時,即體悟到昔日的沉湎也不過是短暫的光輝罷了,如以下這首詩:

《無題二首》其一(鳳尾香羅薄幾重)

鳳尾香羅薄幾重,碧文圓頂夜深縫。

扇裁月魄羞難掩,車走雷聲語未通。

曾是寂寥金燼暗,斷無消息石榴紅。

斑騅只繫垂楊岸,何處西南任好風。[36]

此詩寫自己心愛的女子遠嫁後的追思,其中的金燼已「暗」,石榴紅了卻「斷無消息」,好風只能「待」,再延伸到伊人掩面羞慚,車走未語的無奈,整首詩的情緒是負面的,昔日的少許亮麗,早就被今日的陰沉所掩了。

由前述可以了解,詩歌是表情性的藝術,借助詩歌意境來表情達意,或自抒胸臆或借物抒情。李商隱的詩歌意境異乎尋常,不講究詩境中意象組合的自然順序性、表層邏輯性和物象搭配的顯性協調性,打破了人們傳統的寫詩、讀詩的認知規律,以意為主,移情於所需之自然物象,以詩人的情緒為核心去統攝有助於表情的意象。[37]而且李商隱通過自己抒寫摯情的無題詩,將香豔成份提高了品格,對香豔進入文藝領域作出貢獻。無題詩在描寫心象、物象,運用比興手法,營造朦朧意境,渲染悲劇氣氛等諸多方面,對後代詞人影響很大。[38]也正因為李商隱無題詩的情感凝煉概括,削弱了詩歌的特定時代性,反映了不同時代的普通心聲,突出了「情」的時代跨越性,即使是生活在不同時代的人們,只要體驗過愛情的挫折或苦痛,都能被李商隱優美的詩句所打動,畢竟「情」的本質是不受時代限制且可互通的,而這也是李商隱在無題詩中情感極致的表現。

肆、小結

經由對李商隱無題詩的探討,不難發現李商隱用高妙的藝術技巧,精工的表現手法,表達出深摯的情感,這也是無題詩具有歷久不衰藝術魅力的原因。當在閱讀無題詩的時候,除了為其旨意所吸引外,其中迷離的詩境、瑰麗的詞語、幽渺的神韻都深深地吸引著我們,或許不能完全了解其意旨,卻可以鮮明的感覺其不凡的生命力,所憑藉的就是李商隱獨特的表達藝術。雖然李商隱的時代背景,他所歌詠的人物,離現在已經很遠了,但他的無題詩卻那麼感人、那麼親切。若單純以詩的藝術成就來看,李商隱的無題詩已有永垂不朽的價值。陳伯海認為:「《無題》詩由於寓意過於虛空,也會給人以飄忽矇矓而不可捉摸的感覺,加上詩中好用典故,層層堆砌隱喻,章句間跳躍較大,以及煉詞傷意等,都給作品增添了晦澀費解的成分。而這種隱晦的作風,又必然導致妄為比附、影射的索隱派解詩的方法。貽害深遠,《無題》詩也是不能辭其咎的。」[39]對於無題詩,陳氏表達了其個人的見解,但是,這種說法也不完全可以解釋李商隱「無題詩」之難解的原因,因為沒有一個詩人作詩是故意讓人看不懂,後代之所以不解,有可能是因出土資料不完全,或者是前人的學力有差又妄加解釋導致後代學者一知半解。因此,對於無題詩中不解的地方,還是留給後世有能力處理的學者來解謎是最適當的,至於李商隱在詩壇的成就及貢獻,則是應當給予肯定的評價。

參考書目

一、專書部份(按出版年先後排列):

陳永正選注,《李商隱詩選》,台北:木鐸出版社,1987年。

黃盛雄著,《李義山詩研究》,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87年。

吳調公著,《李商隱研究》,台北:明文書局,1988年。

劉學鍇、王蒙主編,《李商隱研究論集》,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1998年。

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98年。

劉大杰,《中國文學發展史》,台北:華正書局有限公司,1999年。

二、期刊論文

孫琴安,〈也談李商隱及其無題詩〉,《鐵道師院學報》(社會科學版),1995年第2期。

廖美蓮,〈言有盡而意無窮--李商隱無題詩意境美淺析〉,《麗水師專學報》(社會科學版),1996年第1期。

陳建任,〈言情的藝術--論李商隱無題詩的情感及抒情方式〉,《中山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1997年第1期。

孫金榮,〈潛沉的擴張的隱喻--李商隱「無題」詩意象的主要表現形式〉,《齊魯學刊》,1997年第2期。

孫金榮,〈重覆意象與創作心態--李商隱「無題」詩意象特徵分析〉,《齊魯學刊》,1999年第4期,。

程宏亮,〈試論李商隱無題詩的感傷情調〉,《安徽教育學院學報》,第19卷第4期,20017月。

  瀟,〈李商隱無題詩的意象初探〉,《甘肅教育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01年第17卷。

姜太軍,〈李商隱無題詩的意境美〉,《湖南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2年第2卷第3期。

閻海翎,〈李商隱無題詩的思想內容和藝術特徵〉,《海南師範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2年第15卷第3期(總59期)。

史志華,〈解讀李商隱的幾首無題詩〉,《徐州教育學院學報》,2002年第17卷第4期。


 

* 東海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班

[1] 參見史志華〈解讀李商隱的幾首無題詩〉,《徐州教育學院學報》,2002年第17卷第4期,頁26

[2] 見劉大杰《中國文學發展史》(台北:華正書局有限公司,19998月),頁533

[3] 參見孫琴安〈也談李商隱及其無題詩〉,《鐵道師院學報》(社會科學版),1995年第2期,頁56

[4] 見黃盛雄著《李義山詩研究》(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879月),頁188

[5] 參見姜太軍〈李商隱無題詩的意境美〉,《湖南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2年第2卷第3期,頁37

[6] 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988月),頁173

[7] 參見廖美蓮〈言有盡而意無窮─李商隱無題詩意境美淺析〉,《麗水師專學報》(社會科學版),1996年第1期,頁24

[8] 參見陳永正選注《李商隱詩選》(台北:木鐸出版社,19877月),頁41

[9] 參見陳伯海〈怎樣看待李商隱的無題詩〉,劉學鍇,王蒙主編《李商隱研究論集》(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19981月),頁181

[10] 參見姜太軍〈李商隱無題詩的意境美〉,《湖南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2年第2卷第3期,頁39

[11] 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頁136

[12] 葉蔥奇認為:「這首詩是商隱由秘書省校書郎調補弘農尉時所作。商隱初釋褐入秘省時,實在是充滿了無限希望,而歷時未久,忽然外調補尉,懊喪的心情可以想見。詩人因為不願明言,所以用無題託於豔詞來抒寫胸中的恨慨。」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頁137

[13] 參見姜太軍〈李商隱無題詩的意境美〉,《湖南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2年第2卷第3期,頁39

[14] 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頁397

[15] 參見陳伯海〈怎樣看待李商隱的無題詩〉,劉學鍇,王蒙主編《李商隱研究論集》,頁180

[16] 參見廖美蓮〈言有盡而意無窮--李商隱無題詩意境美淺析〉,《麗水師專學報》(社會科學版),頁25

[17] 參見孫金榮〈潛沉的擴張的隱喻--李商隱「無題」詩意象的主要表現形式〉,《齊魯學刊》,1997年第2期,頁15

[18] 參見楊瀟〈李商隱無題詩的意象初探〉,《甘肅教育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01年第17卷,頁82

[19] 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頁149

[20] 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頁150

[21] 參見孫金榮〈重覆意象與創作心態--李商隱「無題」詩意象特徵分析〉,《齊魯學刊》,1999年第4期,頁4

[22] 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頁148

[23] 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頁148

[24] 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頁109

[25] 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頁110

[26] 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頁145

[27] 參見董乃斌〈李商隱詩的語象--符號系統分析--兼論作家靈智活動的物化形式及其文化意義〉,劉學鍇,王蒙主編:《李商隱研究論集》,頁565

[28] 參見陳建任〈言情的藝術--論李商隱無題詩的情感及抒情方式〉,《中山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1997年第1期,頁108

[29] 參見王富仁〈精神的形象與物質的形象--李商隱《無題》詩賞析〉,劉學鍇,王蒙主編《李商隱研究論集》,頁667~668

[30] 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頁139

[31] 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頁140

[32] 參見程宏亮〈試論李商隱無題詩的感傷情調〉,《安徽教育學院學報》,20017月,第19卷第4期,頁69

[33] 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頁163

[34] 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頁163

[35] 參見黃盛雄著:《李義山詩研究》,頁98

[36] 見葉蔥奇疏注《李商隱詩集疏注》,頁396

[37] 參見程宏亮〈試論李商隱無題詩的感傷情調〉,《安徽教育學院學報》,頁68

[38] 參見陳建任〈言情的藝術--論李商隱無題詩的情感及抒情方式〉,《中山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頁113

[39] 參見陳伯海〈怎樣看待李商隱的無題詩〉,劉學鍇,王蒙主編《李商隱研究論集》,頁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