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叢書《古今逸史》初探[1]

僑光技術學院應用華語文系副教授    趙惠芬

一、前言

叢書到明代得到了迅速的發展。明代因社會漸趨安定、經濟狀況繁榮、再加上君主的提倡、印刷業發達、私人藏書家的藏書與刻書,提供叢書興盛的因素,而得到迅速的發展。今檢閱各叢書目錄,明代出現的叢書數量和種類之多,遠非宋、元兩代所能相比。李春光在《古籍叢書述論》[2]一書提到:「尤其是明代中葉以後的嘉靖、萬曆時期,許多水平較高的叢書相繼而出。這個時期的叢書大都仿照《百川學海》或《說郛》的體例而又有所發展。又《今獻匯言》、《古今逸史》、《夷門廣牘》、《漢魏叢書》、《唐宋叢書》等對於叢書的編輯,在匯集種類繁多的書籍同時,也注意到比類相從並設有類目,其分類雖不盡合理,然卻是叢書編輯體例上的一大進步。」雖然明代的叢書數量眾多,但其質量卻頗為歷來學者詬病,清人黃廷鑑說:「妄改之病,唐宋以前謹守師法,未聞有此。其端肇自明人,而盛於啟禎之代。」顧炎武也指出明代「萬曆間人,多好改篡古書。」二人所指的是其刻書不嚴謹的態度,往往喜歡改易古書內容,甚至許多學者直指明人刊刻的一些書「割裂分併,句刪字易,無一完善,古書面目全失,此載籍之一大厄也」,以上指陳影響了學者研究明代叢書的興趣,大部分的學者論及明代叢書時,亦以「明代叢書種類雖多,然校刻不精[3]」一語帶過。從前述可知,學者對於明代叢書多持批判或否定其價值的態度,然而這些批評似乎缺乏較多論證,或有以偏概全之嫌,有鑑於諸家論說及研究不多,本人乃擬以明代叢書《古今逸史》為研究的開始,對該書進行初步的了解與闡述,並於日後以此為基礎,探討該叢書內容上的問題。

二、《古今逸史》的編撰緣由與體例

(一)編撰緣由

本文所討論的《古今逸史》一書,於《中國叢書綜錄》中定義為「彙編叢書」中的「雜纂類」叢書[4]。《古今逸史》,明萬曆年間吳琯輯。吳琯,新安人。隆慶時進士,好輯刻古書。據吳琯在《古今逸史》的<自敘>中論及其編撰原因說:

史失求野。不亦宜哉!于是愚不自揆,披帷之暇,旁拾載籍,凡若干卷,名其編曰古今逸史。[5]

由上文可見吳琯對於史書搜集與研讀之情有獨鐘。他對於「史」字的界定及收書標準自有其標準,他認為:

聖人制作曰經,賢者綴述曰傳,宗經矩傳曰史。[6](自敘)

由於對史的界定的嚴格標準,因此在此套叢書中,他也表達了凡是屬於「瑣言敷說、小史戲史之類,或怪或誣,或褒或陋,不重關於紀事,且無裨於□辭[7]」之書,都摒而不錄。就實地比對《古今逸史》的收書內容,發現此部書雖稱為「逸史」,但其所收之書,除史部外,尚包括經部小學類(如:《方言》、《釋名》、《九經補韻》、《廣雅》)、子部雜家類(如:《古今注》、《李涪刊誤》)、史部地理類(如:《雍錄》、《吳地記》、《六朝事跡編類》、《岳陽風土記》、《桂海虞衡志》、《三輔黃圖》、《洛陽名園記》、《洛陽伽藍記》、《真臘風土記》)等書,因而若從其所收錄之書的內容來看,應可算是一部「綜合性叢書」。

編者吳琯在其<凡例>又說:

凡所收諸書,其人則一時巨公,其文則千載鴻筆,入正史則可補其闕,出正史則可拾其遺[8]

此段話說明了其收書的用意是為了補闕拾遺,故其對漢魏六朝以前的書「不厭其多」,而對漢魏六朝以後的書則「更嚴其選」,最後更表明這部叢書成書的宗旨是所收的書多「山鑱冢出、幾亡僅存、毋論善本,即全本亦希;毋論刻本、即抄本多誤。故今所集,幸使流傳,少加訂正……願以保殘守缺。」以上這段話所陳述的標準似乎過高,但這些「逸史」對於正史來說,的確有拾遺補闕的作用。

(二)體例

本書分「逸志」和「逸記」兩大類。每類又分小類:

1.「逸志」分「合志」、「分志」兩小類,所收各書主要內容是關於語言、文字、地理、宮室、典制、風土、傳聞等。

2.「逸記」分紀、世家、列傳三小類,主要為歷史、人物、雜錄、志怪等方面的內容。紀」收《三墳》、《穆天子傳》等十二種。「世家」收《晉史乗》、《楚史檮杌》等五種。「列傳」收《高士傳》、《列仙傳》等十一種。

對於此種分類的方式,編者吳琯說明:

逸志中有合而志之者,如班、應二通之類,統天地名物而括之也;有分而志之者,如風土,如伽藍,即地理、宮室、老、釋、藝文諸志之類也。故有合志、分志之別,庶使觀者不致相淆耳[9]

又說:

逸記中稱紀者,記諸帝王、妃后,論其世也;稱世家者,記諸侯王將相,論其國也;稱列傳者,記諸賢豪以逮方技,論其人也。蓋獨遵太史公之例,班氏以下勿論矣。[10]

據統計,該書「合志」共收《方言》、《釋名》等十三種圖書。「分志」共收《山海經》、《海內十洲記》、等十四種。總計全書共收書五十五種,詳細書目見附表一。

三、《古今逸史》收錄種數的問題

前言所說《古今逸史》收書五十五種,乃依據現存國家圖書館藏明萬曆間新安吳中珩重訂本《增定古今逸史》統計得知。然而根據李銳清《中國叢書綜錄》訂補彙編宋元明部份一文載:

古今逸史  明吳琯輯  明金陵刊本  東洋文庫、東北國立大學藏  下註:此為初刻四十二目本[11]

及王重民《中國善本書提要》「增訂古今逸史五十五種」下云:

……自四庫提要誤以吳琯為隆慶辛未進士,後人多沿其謬,而吳琯與吳中珩的關係,亦至今未能考證明白,余將另撰專文以論之。茲以影印本與此本相較,影印本自序題吳琯名,此本改為吳中珩。殆中珩曾助吳琯增定是書,故影印本內已有題吳中珩名者。吳琯下世,中珩遂多竄入己名,然則五十五種本雖有前後印本題名之不同,當為最後定本也。王雲五先生撰叢書百部提要,所據為四十二種本,蓋後得五十五種本,遂以易四十二種本。卲氏四庫標注又載四十種本,叢書書目彙編頁一五三載其目。四十二種本分志十三種,紀六種,世家五種;四十種本則分志十一種,紀五種,世家六種。餘均未見。今所願知者,二十二種、二十六種兩本,均無吳中珩名;四十種與四十二種本,不知已有中珩名否?願他日見該兩本時,特別留意[12]

另清、邵懿辰撰、清孫貽讓等參校、邵章續錄、邵友誠重編《增訂四庫簡明目錄標注》說到:

古今逸史四十種,明吳琯編,甚佳。又別本五十五種[13]

由王重民和邵懿辰所言,得知《古今逸史》的版本收錄種數應有二十二種、二十六種、四十種、四十二種、五十五種的差異。目前在台灣地區可以看見的版本只有四十種、四十二種、五十五種三類,因無法勘驗二十二種本及二十六種本的內容,茲將王重民在《中國善本書提要》中所記節錄於下:

(一)「古今逸史二十二種」

「二十四冊(國會)明萬曆間刻本,十行二十字(20×12.9),明吳琯輯刻。按此本有凡例,有目錄,而目錄為後來補刻。所存二十二種,均在北京圖書館所藏二十六種本內,所闕四種:曰博物志,曰續博物志,曰列仙傳,曰劍俠傳。此本墨色頗佳,然余不敢確信為印於二十六種本之前。[14]

(二)「古今逸史二十六種」

    「二十四冊(北圖)明萬曆間刻本,十行二十字(20×12.9),明吳琯輯刻。前有凡例及目錄,刷印頗精,目錄為原刻,疑此本為是書最初印本。卷內有『古教□□百城廔主人珍藏書畫印記』。[15]

四、台灣地區知見《古今逸史》的版本

    台灣地區《古今逸史》的版本,收藏在國家圖書館、故宮博物院圖書[16]。今以親至國家圖書館所見,略述該館所藏之《古今逸史》版本特徵於下:

(一)《古今逸史》二百二十三卷48冊(國家圖書館藏,編號15288),明萬曆間新安吳氏校刊本。

該書版匡高21公分,寬13.8公分。版式行款:半葉10行,行20字,部份有夾註,雙欄。左右雙欄,版心花口,單黑魚尾。版心上方記子目書名,如「方言」,魚尾下方記卷第,下方記葉次。版心下方偶有刻工名。卷首有吳琯撰「古今逸史自敘」,其次<古今逸史凡例>共十二則。<凡例>後為全書的總目(目錄葉二為鈔補)。此本有多處鈔補。如《小爾雅》一卷、《雍錄》卷四至六、《西京雜記》、《六朝事跡類編》上卷。

(二)《古今逸史》存二百一十九卷70冊(國家圖書館藏,編號15289),明萬曆間新安吳氏校刊本。

按:此書與書號15288為同一刊本,內容、版式行款皆相同,惟缺<劍俠傳>四卷。

(三)《古今逸史》存一百六十三卷32冊(國家圖書館藏,編號15290),明萬曆間新安吳氏校刊本。

該書版匡高20.1公分,寬13.6公分。版式行款:半葉10行,行20字,部份有夾註,雙欄。左右雙欄,版心花口,單黑魚尾。版心上方記子目書名,魚尾下方記卷第,下方記葉次。版心下方偶有刻工名。卷首亦有吳琯撰「古今逸史自敘」,其次<古今逸史凡例>十二則及全書總目。

按:該版本收錄書籍四十二種,較之五十五種之《古今逸史》,共缺《廣雅》十卷、《刊誤》二卷、《中華古今注》三卷、《拾遺記》十卷、《雍錄》十卷、《汲冢周書》十卷、《漢武帝故事》一卷、《趙后外傳》一卷、《海山記》一卷、《迷樓記》一卷、《開河記》一卷、《神僧傳》九卷、《本事詩》一卷等十三種凡六十卷。

(四)《古今逸史》存一百六十三卷16冊(國家圖書館藏,編號15291),明萬曆間新安吳氏校刊本。

按:本書與書號15290同屬《古今逸史》四十二種本,凡一百六十三卷。內容、版式行款皆相同。

(五)《古今逸史》存四十四卷4冊(國家圖書館藏,編號15293),明萬曆間新安吳氏校刊本。

該書版匡高19.6公分,寬13.6公分。版式行款:半葉10行,行20字,部份有夾註,雙欄。左右雙欄,版心花口,單黑魚尾。版心上方亦記子目書名,魚尾下方記卷第,下方記葉次。版心下方偶有刻工名。

按:此書僅存十種,分別為:《三墳》一卷、《風俗通義》四卷、《列仙傳》二卷、《集異記》一卷、《續齊諧記》一卷、《拾遺記》十卷、《竹書紀年》二卷、《中華古今注》三卷、《古今注》三卷、《山海經》十八卷。又據本書子目書名首卷所題得知,校者除吳琯外,尚有吳中珩(《古今注》、《山海經》)和汪士漢(《風俗通義》、《列仙傳》);另《中華古今注》、《集異記》、《續齊諧記》等書則無校者名。

(六)《增定古今逸史》存二百二十三卷24冊(國家圖書館藏,編號15294),明萬曆間新安吳中珩重訂本。

該書版匡高19.9公分,寬13.6公分。版式行款:半葉10行,行20字,部份有夾註,雙欄。左右雙欄,版心花口,與其他各版本同,單黑魚尾。版心上方亦記子目書名,魚尾下方記卷第,下方記葉次。版心下方偶有刻工名。卷首有吳中珩撰「古今逸史自敘」,此序的內容與吳琯序文相同,疑為吳中珩竄改吳琯名。其次<古今逸史凡例>十二則及全書總目。

按:此書共收錄書籍五十五種,其中《白虎通》、《小爾雅》、《古今注》及《廣雅》卷一、卷三、卷四,校者為吳中珩。

民國以後《古今逸史》多有刊印,上海涵芬樓於民國26年(西元1938年)曾經重印過,收錄在《元明善本叢書》(嚴靈峰無求備齋諸子文庫中國諸子叢書)中,內容計有五十五種五十六冊;又臺北縣板橋鎮藝文印書, 於民國56年(西元1967年)刊印《百部叢書集成》時亦收錄《古今逸史》六十一卷二十二種三十二冊[17];此外,民國58年(西元1969年)臺北市臺灣商務印書館於編印《宋元明善本叢書》十種時,亦將《古今逸史》二十冊收錄其中。 

五、結語

本叢書收書多為完帙,在版本校勘方面具重要價值。以其所收錄的晉、張華《博物志》十卷和宋程大昌《雍錄》十卷而言,二書的版本除了全書沒有闕遺外,其刊刻訛誤較少,是目前所見較好的本子,足以做為整理古籍參考之用。當然,也有不是完帙,卻卷數上卻看不出缺佚的,例如「逸記」「世家類」所收之晉、常璩《華陽國志》十二卷,就卷數來看似為全帙,但仔細核查,卻發現此本卷十上<先賢士女總贊上>、卷十中<先賢士女總贊中>、卷十下<先賢士女總贊下>三卷,內文只有「傳」而沒有「贊」,可見該叢書所收的《華陽國志》一書,徒有十二卷之名,卻是一個殘本,不能稱作善本。再則,另外,部分書籍的質量卻頗為學者詬病,清人所論及「好改篡古書」「割裂分併,句刪字易,無一完善」等缺失,如:漢代班固撰《漢武故事》一卷[18]、應劭撰《風俗通義》四卷[19]唐代韓偓撰《海山記》一卷[20]等,刪併篇卷的情形甚為嚴重,無怪乎學者多言明代叢書有「古書面目全失」之弊,並言其為載籍的一大災厄。至於本書對所收的某些書內容考察上的問題,擬待日後做進一步分析與論述。

參考書目

一、主要使用版本

1.明、吳琯編  古今逸史  台北:藝文印書館影印明刊本  1966

二、專書

1.劉尚恆著  古籍叢書概說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912

2.李春光著  古籍叢書述論  瀋陽:遼瀋書社 199110

3.上海圖書館編  中國叢書綜錄   上海:上海中華書局  19591962

4.台北:中國學典館復館籌備處  叢書子目類編   196710  台北:文史哲出版社  19866

5.王寶先編  台灣各圖書館現存叢書子目索引  美國舊金山中文資料中心  1975

6.陽海清編撰,蔣孝達校訂  中國叢書綜錄補正   揚州: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  19848

7.陽海清編撰  中國叢書廣錄  武漢:湖北人民出版社  19994

8.上海圖書館編  中國近代現代叢書目錄   上海:上海圖書館  1979年;香港:商務印書館  19802

9.施廷鏞編撰  中國叢書綜錄續編   北京:北京圖書館出版社  20033月第一版

三、期刊論文

1.耿靖民著  叢書之研究  文華圖書館專科季刊 11期 1926

2.謝國楨著  叢書刊刻源流考 中和月刊 312期 1942年;《中國圖書文獻學論集》 王秋桂、王國良合編 臺北:明文書局 19839月 頁425461

3.施廷鏞著  叢書概述  圖書館 19631期 頁45

4.林慶彰著  淺說叢書  中文季刊(東吳大學中文系) 84期 19726月 頁4957

5.劉尚恆著  叢書概說 圖書館工作(安徽) 19801期 頁13

6.陽海清著  叢書漫談 圖書工作(湖北) 19801期 頁7

7.劉尚恆著  中國叢書概說 中國圖書館學會第二次科學討論會論文 1980

8.宋敏莉著  試談叢書另本與單刻本的區別 江蘇省圖書館學會1980年科學討論會

9.劉尚恆著  論叢書及其分類 吉林省圖書館學會會刊 19804期 頁122

10.劉尚恆著  中國古籍叢書概說 文獻 第7輯 1981年 頁141155

11.陽海清著  談談中國古籍叢書的衍變 贛圖通訊 19814期 頁7

12.馬力著  元明兩代的叢書 寧夏圖書館通訊 19822期 頁39

13.馬力著  古代叢書的“黃金時期”──中國叢書簡說 寧夏圖書館通訊 19831期 頁36

14.莊芳榮著  近四十年來臺灣地區叢書編刊情形之探討 「漢學研究資源國際研討會」論文 臺北:漢學研究中心.國立中央圖書館 1988年11月30日至12月3日;國立中央圖書館館刊 22卷1期 1989年6月 頁163-173

15.崔文印著  明代叢書的繁榮 史學史研究 19963期 頁5562

陳東輝著  中國古籍叢書的價值 中國典籍與文化 19972期 頁636671

16.曹培根著  古籍叢書考錄  文教資料 19975期 頁116120

17.陳潔著  叢書出版拼湊多  中華讀書報 1999421日 頁2

18.劉兆祐著  論叢書 應用語文學報(臺北市立師範學院)第一期 19996月 頁126

19.劉烈學著  試論古籍叢書書名的擇定 圖書館論叢 19994期 頁4748

20.劉寧慧著  叢書淵源與體制形成之研究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論文  民國906  1370

附表一:《古今逸史》各子目類別

類別

書名及卷數

作者

備註

逸志

白虎通德論二卷

()班固撰

 

逸志

九經補韻一卷

()楊伯喦撰

四庫全書•經部小學類

逸志

小爾雅一卷

 

()孔鮒撰

()宋咸注

 

逸志

釋名八卷

()劉熙撰

四庫全書•經部小學類

逸志

廣雅十卷

()張揖撰

()曹憲音釋

四庫全書•經部小學類

逸志

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十三卷

()揚雄撰

()郭璞注

 

逸記

汲冢周書

()孔晁注

 

逸記

遼志一卷

()葉隆禮撰

 

逸記

金志一卷

()宇文懋昭撰

 

逸記

竹書紀年二卷

()沈約注

四庫全書•史部編年類

逸記

三墳一卷

()阮咸注

 

逸記

松漠紀聞一卷

()洪皓撰

 

逸記

晉史乘一卷

 

 

逸記

楚史檮杌一卷

 

 

逸記

吳越春秋六卷

()趙曄撰

()徐天祜音注

 

逸記

越絕書十五卷

()袁康撰

四庫全書.史部載記類

逸記

高士傳三卷

()皇甫謐撰

四庫全書.史部傳記類

逸記

神僧傳九卷

 

 

逸記

列仙傳二卷

()劉向撰

四庫全書.子部道家類

逸記

獨斷一卷

 

 

逸志

雍錄十卷

()程大昌撰

史部地理類

逸記

吳地記一卷附後集一卷

()陸廣微撰後集()□□輯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逸記

六朝事跡編類二卷

()張敦頤撰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逸記

岳陽風土記一卷

()范致明撰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逸記

桂海虞衡志一卷

()范成大撰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華陽國志十二卷

()常璩撰

 

逸志

三輔黃圖六卷

()□□撰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逸志

洛陽名園記一卷

()李格非撰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逸志

洛陽伽藍記五卷

(後魏)楊衒之撰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逸志

真臘風土記一卷

()周達觀撰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逸志

山海經十八卷

()郭璞注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穆天子傳六卷

()郭璞注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風俗通義四卷

()應劭撰

 

逸志

古今注三卷

()崔豹撰

四庫全書.子部雜家類

逸志

李涪刊誤二卷

()李涪撰

四庫全書.子部雜家類

逸志

反約篇

 

 

逸志

中華古今注三卷

(後唐)馬縞撰

四庫全書.子部雜家類

逸志

博物志十卷

()張華撰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續博物志十卷

()李石撰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西京雜記六卷

()葛洪撰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教坊記一卷

()崔令欽撰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海內十洲記一卷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別國洞冥記四卷

 

 

逸志

拾遺記十卷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續齊諧記一卷

()吳均撰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趙后外傳一卷

 

 

逸志

漢武故事一卷

()班固撰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集異記一卷

()薛用弱撰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博異記一卷

()鄭還古撰

 (唐谷神子)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劍俠傳四卷

()段成式撰

 

逸志

迷樓記一卷

題(唐)韓偓撰

 

逸志

海山記一卷

題(唐)韓偓撰

 

逸志

開河記一卷

題(唐)韓偓撰

 

逸志

本事詩一卷

()虛棨撰

四庫全書.集部詩文評類

 

 


 

 

[1] 本文為僑光技術學院九十三年度運用教育部提昇師資款獎助教師研究專題案,計畫編號93A-012

[2] 李春光著,《古籍叢書述論》(瀋陽:遼瀋書社,199110),第4647頁。

[3] 莊芳榮撰,<略論中國叢書之編刊及其對域外漢籍整理之成績>,《書目季刊》第23卷第1期,第83頁。

[4] 現今對於叢書分類之最詳審者,當推上海圖書館編的《中國叢書綜錄》(上海:上海中華書局,19591962年) 一書。該書收錄二千七百九十七種叢書,分為「彙編」和「類編」兩大類。所謂「彙編」,即「綜合性叢書」;「類編」,即「專門性叢書」。「彙編」部分,又分為「雜纂」「輯佚」「郡邑」「氏族」「獨撰」五種。「類編」部分,下分「經」、「史」、「子」、「集」四類。

[5] 明、吳琯編,《古今逸史》(台北:藝文印書館影印明刊本,1966年),正文前之<自敘>

[6] 引文見明、吳琯編,《古今逸史》(台北:藝文印書館影印明刊本,1966年),正文前之<凡例>。

[7] 引文見明、吳琯編,《古今逸史》(台北:藝文印書館影印明刊本,1966年),正文前之<凡例>。

[8] 引文見明、吳琯編,《古今逸史》(台北:藝文印書館影印明刊本,1966年),正文前之<凡例>。

[9] 引文見明、吳琯編,《古今逸史》(台北:藝文印書館影印明刊本,1966年),正文前之<凡例>。

[10]引文見明、吳琯編《古今逸史》,(台北:藝文印書館影印明刊本,1966年),正文前之<凡例>。

[11]見李銳清撰《中國叢書綜錄》訂補彙編宋元明部份一文,《國立中央圖書館館刊》新27卷第1期,民國836月,第189頁。

[12]見王重民撰,《中國善本書提要》(台北:明文書局,民國66年),子部叢書類,第417頁。

[13]清、邵懿辰撰、清孫貽讓等參校、邵章續錄、邵友誠重編《增訂四庫簡明目錄標注》(台北:世界書局印行,民國6683版),卷十三,子部十,雜家類,第549

[14]見王重民撰,《中國善本書提要》(台北:明文書局,民國66年),子部叢書類,第417頁。

[15]見王重民撰,《中國善本書提要》(台北:明文書局,民國66年),子部叢書類,第417頁。

[16]檢閱國立故宮博物院所編訂的《國立故宮博物院善本舊籍總目》下冊第12661267頁得知,該圖書館收藏「《古今逸史》二百十七卷12冊明萬曆間新安程氏刊本」及「古今逸史》存一百六十二卷30冊明萬曆間新安程氏刊本。缺續博物志卷一。」又《古今逸史》存一百四十五卷24冊,明萬曆間新安程氏刊本,存二十六種,經比對版式行款及內容,得知此書即國家圖書館藏編號15292,原為國立北平圖書館寄存國家圖書館之書。(見《國立中央圖書館》典藏《善本書目》,第322頁),該書後經歷史語言研究所傅斯年圖書館製成縮影資料,計三十八張微片,其內容如下:1《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十三卷2《釋名》八卷3《白虎通德論》二卷4《風俗通義》四卷5《獨斷》一卷6《古今注》三卷7《博物志》十卷8《續博物志》十卷9《山海經》十八卷10《海內十洲記》一卷11《岳陽風土記》一卷12《三輔黃圖》六卷13《洛陽伽藍記》五卷14《三墳》一卷15《穆天子傳》六卷16《西京雜記》六卷17《別國洞冥記》四卷18《六朝事  類編》二卷19《越絕書》十五卷20《吳越春秋》六卷21《華陽國志》 十二卷22《高士傳》 三卷23《列仙傳》二卷24《劍俠傳》四卷25《博異記》一卷26《集異記》一卷。

[17]該書收錄書之目次如下:《小爾雅》(1)、《續博物志》(1)、《拾遺記》(2)、《海內十洲記》(1)、《岳陽風土記》(1)、《洛陽名園記》(1)、《桂海虞衡志》(1)、《北邊備對》(1)、《真臘風土記》(1)、《雍錄》(5)、《別國洞冥記》(1)、《漢武故事》(1)、《海山記》(1)、《迷樓記》(1)、《開河記》(1)、《六朝事跡編類》(2)、《楚史檮杌》(1)、《吳越春秋》(2)、《高士傳》(1)、《劍俠傳》(1)、《神僧傳》(4)、《續齊諧記》(1)等二十二種。

[18]見紀昀、永瑢等纂,《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民國72年)云:「考隋《志》載此書二卷,諸家著錄同。錢曾《讀書敏求記》亦尚作二卷,稱「所藏凡二本:一是錫山秦汝操繡石書堂本;一是陳文燭晦伯家本,又與秦本互異,今兩存之」云云。兩本今皆未見。此本為明吳琯《古今逸史》所刻,併為一卷,僅寥寥七八頁。蓋已經刊削,又非兩家之本。以其六朝舊帙,姑存備古書之一種云爾。」

[19]見紀昀、永瑢等纂,《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民國72年)云:「考《隋唐•經籍志》:《風俗通義》三十一卷,註云:『錄一卷,應劭撰,梁三十卷。』《唐書•藝文志》:『應劭《風欲通義》三十卷。《崇文總目》、《讀書志》、《書錄解題》皆作十卷,與今本同』。明吳琯刻《古今逸史》,又刪其半,則更闕略矣。」

[20]見紀昀、永瑢等纂,《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民國72年)云:「《海山記》述隋煬帝西苑事,所錄煬帝諸歌,其調乃唐李德裕所作《望江南》調,段安節《樂府雜錄》述其緣起甚詳,大業中安有是體?考劉斧《青瑣高議後集》載有此《記》,分上下二篇,其文較詳,蓋宋人所依託。此本刪併為一卷,益偽中之偽矣。《迷樓記》亦見《青瑣高議》,載煬帝幸江都,唐帝入京見迷樓云云,竟以迷樓為在長安,乖謬殊甚。《開河記》述麻叔謀開汴河事,詞允鄙俚。皆近於委巷之傳奇,同出依託,不足道也。」

明代叢書《古今逸史》初探[1]

僑光技術學院應用華語文系副教授    趙惠芬

一、前言

叢書到明代得到了迅速的發展。明代因社會漸趨安定、經濟狀況繁榮、再加上君主的提倡、印刷業發達、私人藏書家的藏書與刻書,提供叢書興盛的因素,而得到迅速的發展。今檢閱各叢書目錄,明代出現的叢書數量和種類之多,遠非宋、元兩代所能相比。李春光在《古籍叢書述論》[2]一書提到:「尤其是明代中葉以後的嘉靖、萬曆時期,許多水平較高的叢書相繼而出。這個時期的叢書大都仿照《百川學海》或《說郛》的體例而又有所發展。又《今獻匯言》、《古今逸史》、《夷門廣牘》、《漢魏叢書》、《唐宋叢書》等對於叢書的編輯,在匯集種類繁多的書籍同時,也注意到比類相從並設有類目,其分類雖不盡合理,然卻是叢書編輯體例上的一大進步。」雖然明代的叢書數量眾多,但其質量卻頗為歷來學者詬病,清人黃廷鑑說:「妄改之病,唐宋以前謹守師法,未聞有此。其端肇自明人,而盛於啟禎之代。」顧炎武也指出明代「萬曆間人,多好改篡古書。」二人所指的是其刻書不嚴謹的態度,往往喜歡改易古書內容,甚至許多學者直指明人刊刻的一些書「割裂分併,句刪字易,無一完善,古書面目全失,此載籍之一大厄也」,以上指陳影響了學者研究明代叢書的興趣,大部分的學者論及明代叢書時,亦以「明代叢書種類雖多,然校刻不精[3]」一語帶過。從前述可知,學者對於明代叢書多持批判或否定其價值的態度,然而這些批評似乎缺乏較多論證,或有以偏概全之嫌,有鑑於諸家論說及研究不多,本人乃擬以明代叢書《古今逸史》為研究的開始,對該書進行初步的了解與闡述,並於日後以此為基礎,探討該叢書內容上的問題。

二、《古今逸史》的編撰緣由與體例

(一)編撰緣由

本文所討論的《古今逸史》一書,於《中國叢書綜錄》中定義為「彙編叢書」中的「雜纂類」叢書[4]。《古今逸史》,明萬曆年間吳琯輯。吳琯,新安人。隆慶時進士,好輯刻古書。據吳琯在《古今逸史》的<自敘>中論及其編撰原因說:

史失求野。不亦宜哉!于是愚不自揆,披帷之暇,旁拾載籍,凡若干卷,名其編曰古今逸史。[5]

由上文可見吳琯對於史書搜集與研讀之情有獨鐘。他對於「史」字的界定及收書標準自有其標準,他認為:

聖人制作曰經,賢者綴述曰傳,宗經矩傳曰史。[6](自敘)

由於對史的界定的嚴格標準,因此在此套叢書中,他也表達了凡是屬於「瑣言敷說、小史戲史之類,或怪或誣,或褒或陋,不重關於紀事,且無裨於□辭[7]」之書,都摒而不錄。就實地比對《古今逸史》的收書內容,發現此部書雖稱為「逸史」,但其所收之書,除史部外,尚包括經部小學類(如:《方言》、《釋名》、《九經補韻》、《廣雅》)、子部雜家類(如:《古今注》、《李涪刊誤》)、史部地理類(如:《雍錄》、《吳地記》、《六朝事跡編類》、《岳陽風土記》、《桂海虞衡志》、《三輔黃圖》、《洛陽名園記》、《洛陽伽藍記》、《真臘風土記》)等書,因而若從其所收錄之書的內容來看,應可算是一部「綜合性叢書」。

編者吳琯在其<凡例>又說:

凡所收諸書,其人則一時巨公,其文則千載鴻筆,入正史則可補其闕,出正史則可拾其遺[8]

此段話說明了其收書的用意是為了補闕拾遺,故其對漢魏六朝以前的書「不厭其多」,而對漢魏六朝以後的書則「更嚴其選」,最後更表明這部叢書成書的宗旨是所收的書多「山鑱冢出、幾亡僅存、毋論善本,即全本亦希;毋論刻本、即抄本多誤。故今所集,幸使流傳,少加訂正……願以保殘守缺。」以上這段話所陳述的標準似乎過高,但這些「逸史」對於正史來說,的確有拾遺補闕的作用。

(二)體例

本書分「逸志」和「逸記」兩大類。每類又分小類:

1.「逸志」分「合志」、「分志」兩小類,所收各書主要內容是關於語言、文字、地理、宮室、典制、風土、傳聞等。

2.「逸記」分紀、世家、列傳三小類,主要為歷史、人物、雜錄、志怪等方面的內容。紀」收《三墳》、《穆天子傳》等十二種。「世家」收《晉史乗》、《楚史檮杌》等五種。「列傳」收《高士傳》、《列仙傳》等十一種。

對於此種分類的方式,編者吳琯說明:

逸志中有合而志之者,如班、應二通之類,統天地名物而括之也;有分而志之者,如風土,如伽藍,即地理、宮室、老、釋、藝文諸志之類也。故有合志、分志之別,庶使觀者不致相淆耳[9]

又說:

逸記中稱紀者,記諸帝王、妃后,論其世也;稱世家者,記諸侯王將相,論其國也;稱列傳者,記諸賢豪以逮方技,論其人也。蓋獨遵太史公之例,班氏以下勿論矣。[10]

據統計,該書「合志」共收《方言》、《釋名》等十三種圖書。「分志」共收《山海經》、《海內十洲記》、等十四種。總計全書共收書五十五種,詳細書目見附表一。

三、《古今逸史》收錄種數的問題

前言所說《古今逸史》收書五十五種,乃依據現存國家圖書館藏明萬曆間新安吳中珩重訂本《增定古今逸史》統計得知。然而根據李銳清《中國叢書綜錄》訂補彙編宋元明部份一文載:

古今逸史  明吳琯輯  明金陵刊本  東洋文庫、東北國立大學藏  下註:此為初刻四十二目本[11]

及王重民《中國善本書提要》「增訂古今逸史五十五種」下云:

……自四庫提要誤以吳琯為隆慶辛未進士,後人多沿其謬,而吳琯與吳中珩的關係,亦至今未能考證明白,余將另撰專文以論之。茲以影印本與此本相較,影印本自序題吳琯名,此本改為吳中珩。殆中珩曾助吳琯增定是書,故影印本內已有題吳中珩名者。吳琯下世,中珩遂多竄入己名,然則五十五種本雖有前後印本題名之不同,當為最後定本也。王雲五先生撰叢書百部提要,所據為四十二種本,蓋後得五十五種本,遂以易四十二種本。卲氏四庫標注又載四十種本,叢書書目彙編頁一五三載其目。四十二種本分志十三種,紀六種,世家五種;四十種本則分志十一種,紀五種,世家六種。餘均未見。今所願知者,二十二種、二十六種兩本,均無吳中珩名;四十種與四十二種本,不知已有中珩名否?願他日見該兩本時,特別留意[12]

另清、邵懿辰撰、清孫貽讓等參校、邵章續錄、邵友誠重編《增訂四庫簡明目錄標注》說到:

古今逸史四十種,明吳琯編,甚佳。又別本五十五種[13]

由王重民和邵懿辰所言,得知《古今逸史》的版本收錄種數應有二十二種、二十六種、四十種、四十二種、五十五種的差異。目前在台灣地區可以看見的版本只有四十種、四十二種、五十五種三類,因無法勘驗二十二種本及二十六種本的內容,茲將王重民在《中國善本書提要》中所記節錄於下:

(一)「古今逸史二十二種」

「二十四冊(國會)明萬曆間刻本,十行二十字(20×12.9),明吳琯輯刻。按此本有凡例,有目錄,而目錄為後來補刻。所存二十二種,均在北京圖書館所藏二十六種本內,所闕四種:曰博物志,曰續博物志,曰列仙傳,曰劍俠傳。此本墨色頗佳,然余不敢確信為印於二十六種本之前。[14]

(二)「古今逸史二十六種」

    「二十四冊(北圖)明萬曆間刻本,十行二十字(20×12.9),明吳琯輯刻。前有凡例及目錄,刷印頗精,目錄為原刻,疑此本為是書最初印本。卷內有『古教□□百城廔主人珍藏書畫印記』。[15]

四、台灣地區知見《古今逸史》的版本

    台灣地區《古今逸史》的版本,收藏在國家圖書館、故宮博物院圖書[16]。今以親至國家圖書館所見,略述該館所藏之《古今逸史》版本特徵於下:

(一)《古今逸史》二百二十三卷48冊(國家圖書館藏,編號15288),明萬曆間新安吳氏校刊本。

該書版匡高21公分,寬13.8公分。版式行款:半葉10行,行20字,部份有夾註,雙欄。左右雙欄,版心花口,單黑魚尾。版心上方記子目書名,如「方言」,魚尾下方記卷第,下方記葉次。版心下方偶有刻工名。卷首有吳琯撰「古今逸史自敘」,其次<古今逸史凡例>共十二則。<凡例>後為全書的總目(目錄葉二為鈔補)。此本有多處鈔補。如《小爾雅》一卷、《雍錄》卷四至六、《西京雜記》、《六朝事跡類編》上卷。

(二)《古今逸史》存二百一十九卷70冊(國家圖書館藏,編號15289),明萬曆間新安吳氏校刊本。

按:此書與書號15288為同一刊本,內容、版式行款皆相同,惟缺<劍俠傳>四卷。

(三)《古今逸史》存一百六十三卷32冊(國家圖書館藏,編號15290),明萬曆間新安吳氏校刊本。

該書版匡高20.1公分,寬13.6公分。版式行款:半葉10行,行20字,部份有夾註,雙欄。左右雙欄,版心花口,單黑魚尾。版心上方記子目書名,魚尾下方記卷第,下方記葉次。版心下方偶有刻工名。卷首亦有吳琯撰「古今逸史自敘」,其次<古今逸史凡例>十二則及全書總目。

按:該版本收錄書籍四十二種,較之五十五種之《古今逸史》,共缺《廣雅》十卷、《刊誤》二卷、《中華古今注》三卷、《拾遺記》十卷、《雍錄》十卷、《汲冢周書》十卷、《漢武帝故事》一卷、《趙后外傳》一卷、《海山記》一卷、《迷樓記》一卷、《開河記》一卷、《神僧傳》九卷、《本事詩》一卷等十三種凡六十卷。

(四)《古今逸史》存一百六十三卷16冊(國家圖書館藏,編號15291),明萬曆間新安吳氏校刊本。

按:本書與書號15290同屬《古今逸史》四十二種本,凡一百六十三卷。內容、版式行款皆相同。

(五)《古今逸史》存四十四卷4冊(國家圖書館藏,編號15293),明萬曆間新安吳氏校刊本。

該書版匡高19.6公分,寬13.6公分。版式行款:半葉10行,行20字,部份有夾註,雙欄。左右雙欄,版心花口,單黑魚尾。版心上方亦記子目書名,魚尾下方記卷第,下方記葉次。版心下方偶有刻工名。

按:此書僅存十種,分別為:《三墳》一卷、《風俗通義》四卷、《列仙傳》二卷、《集異記》一卷、《續齊諧記》一卷、《拾遺記》十卷、《竹書紀年》二卷、《中華古今注》三卷、《古今注》三卷、《山海經》十八卷。又據本書子目書名首卷所題得知,校者除吳琯外,尚有吳中珩(《古今注》、《山海經》)和汪士漢(《風俗通義》、《列仙傳》);另《中華古今注》、《集異記》、《續齊諧記》等書則無校者名。

(六)《增定古今逸史》存二百二十三卷24冊(國家圖書館藏,編號15294),明萬曆間新安吳中珩重訂本。

該書版匡高19.9公分,寬13.6公分。版式行款:半葉10行,行20字,部份有夾註,雙欄。左右雙欄,版心花口,與其他各版本同,單黑魚尾。版心上方亦記子目書名,魚尾下方記卷第,下方記葉次。版心下方偶有刻工名。卷首有吳中珩撰「古今逸史自敘」,此序的內容與吳琯序文相同,疑為吳中珩竄改吳琯名。其次<古今逸史凡例>十二則及全書總目。

按:此書共收錄書籍五十五種,其中《白虎通》、《小爾雅》、《古今注》及《廣雅》卷一、卷三、卷四,校者為吳中珩。

民國以後《古今逸史》多有刊印,上海涵芬樓於民國26年(西元1938年)曾經重印過,收錄在《元明善本叢書》(嚴靈峰無求備齋諸子文庫中國諸子叢書)中,內容計有五十五種五十六冊;又臺北縣板橋鎮藝文印書, 於民國56年(西元1967年)刊印《百部叢書集成》時亦收錄《古今逸史》六十一卷二十二種三十二冊[17];此外,民國58年(西元1969年)臺北市臺灣商務印書館於編印《宋元明善本叢書》十種時,亦將《古今逸史》二十冊收錄其中。 

五、結語

本叢書收書多為完帙,在版本校勘方面具重要價值。以其所收錄的晉、張華《博物志》十卷和宋程大昌《雍錄》十卷而言,二書的版本除了全書沒有闕遺外,其刊刻訛誤較少,是目前所見較好的本子,足以做為整理古籍參考之用。當然,也有不是完帙,卻卷數上卻看不出缺佚的,例如「逸記」「世家類」所收之晉、常璩《華陽國志》十二卷,就卷數來看似為全帙,但仔細核查,卻發現此本卷十上<先賢士女總贊上>、卷十中<先賢士女總贊中>、卷十下<先賢士女總贊下>三卷,內文只有「傳」而沒有「贊」,可見該叢書所收的《華陽國志》一書,徒有十二卷之名,卻是一個殘本,不能稱作善本。再則,另外,部分書籍的質量卻頗為學者詬病,清人所論及「好改篡古書」「割裂分併,句刪字易,無一完善」等缺失,如:漢代班固撰《漢武故事》一卷[18]、應劭撰《風俗通義》四卷[19]唐代韓偓撰《海山記》一卷[20]等,刪併篇卷的情形甚為嚴重,無怪乎學者多言明代叢書有「古書面目全失」之弊,並言其為載籍的一大災厄。至於本書對所收的某些書內容考察上的問題,擬待日後做進一步分析與論述。

參考書目

一、主要使用版本

1.明、吳琯編  古今逸史  台北:藝文印書館影印明刊本  1966

二、專書

1.劉尚恆著  古籍叢書概說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912

2.李春光著  古籍叢書述論  瀋陽:遼瀋書社 199110

3.上海圖書館編  中國叢書綜錄   上海:上海中華書局  19591962

4.台北:中國學典館復館籌備處  叢書子目類編   196710  台北:文史哲出版社  19866

5.王寶先編  台灣各圖書館現存叢書子目索引  美國舊金山中文資料中心  1975

6.陽海清編撰,蔣孝達校訂  中國叢書綜錄補正   揚州: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  19848

7.陽海清編撰  中國叢書廣錄  武漢:湖北人民出版社  19994

8.上海圖書館編  中國近代現代叢書目錄   上海:上海圖書館  1979年;香港:商務印書館  19802

9.施廷鏞編撰  中國叢書綜錄續編   北京:北京圖書館出版社  20033月第一版

三、期刊論文

1.耿靖民著  叢書之研究  文華圖書館專科季刊 11期 1926

2.謝國楨著  叢書刊刻源流考 中和月刊 312期 1942年;《中國圖書文獻學論集》 王秋桂、王國良合編 臺北:明文書局 19839月 頁425461

3.施廷鏞著  叢書概述  圖書館 19631期 頁45

4.林慶彰著  淺說叢書  中文季刊(東吳大學中文系) 84期 19726月 頁4957

5.劉尚恆著  叢書概說 圖書館工作(安徽) 19801期 頁13

6.陽海清著  叢書漫談 圖書工作(湖北) 19801期 頁7

7.劉尚恆著  中國叢書概說 中國圖書館學會第二次科學討論會論文 1980

8.宋敏莉著  試談叢書另本與單刻本的區別 江蘇省圖書館學會1980年科學討論會

9.劉尚恆著  論叢書及其分類 吉林省圖書館學會會刊 19804期 頁122

10.劉尚恆著  中國古籍叢書概說 文獻 第7輯 1981年 頁141155

11.陽海清著  談談中國古籍叢書的衍變 贛圖通訊 19814期 頁7

12.馬力著  元明兩代的叢書 寧夏圖書館通訊 19822期 頁39

13.馬力著  古代叢書的“黃金時期”──中國叢書簡說 寧夏圖書館通訊 19831期 頁36

14.莊芳榮著  近四十年來臺灣地區叢書編刊情形之探討 「漢學研究資源國際研討會」論文 臺北:漢學研究中心.國立中央圖書館 1988年11月30日至12月3日;國立中央圖書館館刊 22卷1期 1989年6月 頁163-173

15.崔文印著  明代叢書的繁榮 史學史研究 19963期 頁5562

陳東輝著  中國古籍叢書的價值 中國典籍與文化 19972期 頁636671

16.曹培根著  古籍叢書考錄  文教資料 19975期 頁116120

17.陳潔著  叢書出版拼湊多  中華讀書報 1999421日 頁2

18.劉兆祐著  論叢書 應用語文學報(臺北市立師範學院)第一期 19996月 頁126

19.劉烈學著  試論古籍叢書書名的擇定 圖書館論叢 19994期 頁4748

20.劉寧慧著  叢書淵源與體制形成之研究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論文  民國906  1370

附表一:《古今逸史》各子目類別

類別

書名及卷數

作者

備註

逸志

白虎通德論二卷

()班固撰

 

逸志

九經補韻一卷

()楊伯喦撰

四庫全書•經部小學類

逸志

小爾雅一卷

 

()孔鮒撰

()宋咸注

 

逸志

釋名八卷

()劉熙撰

四庫全書•經部小學類

逸志

廣雅十卷

()張揖撰

()曹憲音釋

四庫全書•經部小學類

逸志

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十三卷

()揚雄撰

()郭璞注

 

逸記

汲冢周書

()孔晁注

 

逸記

遼志一卷

()葉隆禮撰

 

逸記

金志一卷

()宇文懋昭撰

 

逸記

竹書紀年二卷

()沈約注

四庫全書•史部編年類

逸記

三墳一卷

()阮咸注

 

逸記

松漠紀聞一卷

()洪皓撰

 

逸記

晉史乘一卷

 

 

逸記

楚史檮杌一卷

 

 

逸記

吳越春秋六卷

()趙曄撰

()徐天祜音注

 

逸記

越絕書十五卷

()袁康撰

四庫全書.史部載記類

逸記

高士傳三卷

()皇甫謐撰

四庫全書.史部傳記類

逸記

神僧傳九卷

 

 

逸記

列仙傳二卷

()劉向撰

四庫全書.子部道家類

逸記

獨斷一卷

 

 

逸志

雍錄十卷

()程大昌撰

史部地理類

逸記

吳地記一卷附後集一卷

()陸廣微撰後集()□□輯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逸記

六朝事跡編類二卷

()張敦頤撰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逸記

岳陽風土記一卷

()范致明撰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逸記

桂海虞衡志一卷

()范成大撰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華陽國志十二卷

()常璩撰

 

逸志

三輔黃圖六卷

()□□撰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逸志

洛陽名園記一卷

()李格非撰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逸志

洛陽伽藍記五卷

(後魏)楊衒之撰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逸志

真臘風土記一卷

()周達觀撰

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

逸志

山海經十八卷

()郭璞注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穆天子傳六卷

()郭璞注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風俗通義四卷

()應劭撰

 

逸志

古今注三卷

()崔豹撰

四庫全書.子部雜家類

逸志

李涪刊誤二卷

()李涪撰

四庫全書.子部雜家類

逸志

反約篇

 

 

逸志

中華古今注三卷

(後唐)馬縞撰

四庫全書.子部雜家類

逸志

博物志十卷

()張華撰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續博物志十卷

()李石撰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西京雜記六卷

()葛洪撰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教坊記一卷

()崔令欽撰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海內十洲記一卷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別國洞冥記四卷

 

 

逸志

拾遺記十卷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續齊諧記一卷

()吳均撰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趙后外傳一卷

 

 

逸志

漢武故事一卷

()班固撰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集異記一卷

()薛用弱撰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博異記一卷

()鄭還古撰

 (唐谷神子)

四庫全書.子部小說家類

逸志

劍俠傳四卷

()段成式撰

 

逸志

迷樓記一卷

題(唐)韓偓撰

 

逸志

海山記一卷

題(唐)韓偓撰

 

逸志

開河記一卷

題(唐)韓偓撰

 

逸志

本事詩一卷

()虛棨撰

四庫全書.集部詩文評類

 


[1] 本文為僑光技術學院九十三年度運用教育部提昇師資款獎助教師研究專題案,計畫編號93A-012

[2] 李春光著,《古籍叢書述論》(瀋陽:遼瀋書社,199110),第4647頁。

[3] 莊芳榮撰,<略論中國叢書之編刊及其對域外漢籍整理之成績>,《書目季刊》第23卷第1期,第83頁。

[4] 現今對於叢書分類之最詳審者,當推上海圖書館編的《中國叢書綜錄》(上海:上海中華書局,19591962年) 一書。該書收錄二千七百九十七種叢書,分為「彙編」和「類編」兩大類。所謂「彙編」,即「綜合性叢書」;「類編」,即「專門性叢書」。「彙編」部分,又分為「雜纂」「輯佚」「郡邑」「氏族」「獨撰」五種。「類編」部分,下分「經」、「史」、「子」、「集」四類。

[5] 明、吳琯編,《古今逸史》(台北:藝文印書館影印明刊本,1966年),正文前之<自敘>

[6] 引文見明、吳琯編,《古今逸史》(台北:藝文印書館影印明刊本,1966年),正文前之<凡例>。

[7] 引文見明、吳琯編,《古今逸史》(台北:藝文印書館影印明刊本,1966年),正文前之<凡例>。

[8] 引文見明、吳琯編,《古今逸史》(台北:藝文印書館影印明刊本,1966年),正文前之<凡例>。

[9] 引文見明、吳琯編,《古今逸史》(台北:藝文印書館影印明刊本,1966年),正文前之<凡例>。

[10]引文見明、吳琯編《古今逸史》,(台北:藝文印書館影印明刊本,1966年),正文前之<凡例>。

[11]見李銳清撰《中國叢書綜錄》訂補彙編宋元明部份一文,《國立中央圖書館館刊》新27卷第1期,民國836月,第189頁。

[12]見王重民撰,《中國善本書提要》(台北:明文書局,民國66年),子部叢書類,第417頁。

[13]清、邵懿辰撰、清孫貽讓等參校、邵章續錄、邵友誠重編《增訂四庫簡明目錄標注》(台北:世界書局印行,民國6683版),卷十三,子部十,雜家類,第549

[14]見王重民撰,《中國善本書提要》(台北:明文書局,民國66年),子部叢書類,第417頁。

[15]見王重民撰,《中國善本書提要》(台北:明文書局,民國66年),子部叢書類,第417頁。

[16]檢閱國立故宮博物院所編訂的《國立故宮博物院善本舊籍總目》下冊第12661267頁得知,該圖書館收藏「《古今逸史》二百十七卷12冊明萬曆間新安程氏刊本」及「古今逸史》存一百六十二卷30冊明萬曆間新安程氏刊本。缺續博物志卷一。」又《古今逸史》存一百四十五卷24冊,明萬曆間新安程氏刊本,存二十六種,經比對版式行款及內容,得知此書即國家圖書館藏編號15292,原為國立北平圖書館寄存國家圖書館之書。(見《國立中央圖書館》典藏《善本書目》,第322頁),該書後經歷史語言研究所傅斯年圖書館製成縮影資料,計三十八張微片,其內容如下:1《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十三卷2《釋名》八卷3《白虎通德論》二卷4《風俗通義》四卷5《獨斷》一卷6《古今注》三卷7《博物志》十卷8《續博物志》十卷9《山海經》十八卷10《海內十洲記》一卷11《岳陽風土記》一卷12《三輔黃圖》六卷13《洛陽伽藍記》五卷14《三墳》一卷15《穆天子傳》六卷16《西京雜記》六卷17《別國洞冥記》四卷18《六朝事  類編》二卷19《越絕書》十五卷20《吳越春秋》六卷21《華陽國志》 十二卷22《高士傳》 三卷23《列仙傳》二卷24《劍俠傳》四卷25《博異記》一卷26《集異記》一卷。

[17]該書收錄書之目次如下:《小爾雅》(1)、《續博物志》(1)、《拾遺記》(2)、《海內十洲記》(1)、《岳陽風土記》(1)、《洛陽名園記》(1)、《桂海虞衡志》(1)、《北邊備對》(1)、《真臘風土記》(1)、《雍錄》(5)、《別國洞冥記》(1)、《漢武故事》(1)、《海山記》(1)、《迷樓記》(1)、《開河記》(1)、《六朝事跡編類》(2)、《楚史檮杌》(1)、《吳越春秋》(2)、《高士傳》(1)、《劍俠傳》(1)、《神僧傳》(4)、《續齊諧記》(1)等二十二種。

[18]見紀昀、永瑢等纂,《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民國72年)云:「考隋《志》載此書二卷,諸家著錄同。錢曾《讀書敏求記》亦尚作二卷,稱「所藏凡二本:一是錫山秦汝操繡石書堂本;一是陳文燭晦伯家本,又與秦本互異,今兩存之」云云。兩本今皆未見。此本為明吳琯《古今逸史》所刻,併為一卷,僅寥寥七八頁。蓋已經刊削,又非兩家之本。以其六朝舊帙,姑存備古書之一種云爾。」

[19]見紀昀、永瑢等纂,《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民國72年)云:「考《隋唐•經籍志》:《風俗通義》三十一卷,註云:『錄一卷,應劭撰,梁三十卷。』《唐書•藝文志》:『應劭《風欲通義》三十卷。《崇文總目》、《讀書志》、《書錄解題》皆作十卷,與今本同』。明吳琯刻《古今逸史》,又刪其半,則更闕略矣。」

[20]見紀昀、永瑢等纂,《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民國72年)云:「《海山記》述隋煬帝西苑事,所錄煬帝諸歌,其調乃唐李德裕所作《望江南》調,段安節《樂府雜錄》述其緣起甚詳,大業中安有是體?考劉斧《青瑣高議後集》載有此《記》,分上下二篇,其文較詳,蓋宋人所依託。此本刪併為一卷,益偽中之偽矣。《迷樓記》亦見《青瑣高議》,載煬帝幸江都,唐帝入京見迷樓云云,竟以迷樓為在長安,乖謬殊甚。《開河記》述麻叔謀開汴河事,詞允鄙俚。皆近於委巷之傳奇,同出依託,不足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