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音

謝爾•希爾弗斯坦《愛心樹》

期刊組 施麗珠

書 名:愛心樹 (The Giving Tree)
作 者:謝爾•希爾弗斯坦(Shel Silverstein)
翻 譯:鄭小芸
出 版 者:玉山社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地 址:台北市忠孝東路一段83號9樓之3
出版日期:1995年10月初版
定 價:280元


       在謝爾•希爾弗斯坦《愛心樹》一書中的封面,綠色的畫面中,右邊有一棵粗壯的蘋果樹,正掉落著一粒鮮紅的蘋果,右下角有一位抬頭的小男孩、張開雙手準備迎接這粒成熟的果實;而封底白色的畫面中一個佝僂微禿的老人,兩眼無神的坐在短樹幹上;用簡單的黑色線條描繪人與樹幹孤立在白色畫面的正中央,瀰漫一份特別的哀愁。從這本書的封面、封底,依稀可知道本書的兩個重要的主角就是樹與男孩之間成長的經歷。


       《愛心樹》以「從前有一棵樹」開場白,引出這棵蘋果樹與小男孩的友誼。小男孩童年天真的歲月,都在這樹的陪伴下無憂無慮的度過。後來小男孩長大了,對外界慾望不斷的增加,也對樹提出種種的要求,透過對話來與樹展開溝通。而蘋果樹本著對男孩無限的愛,一直供應男孩的需索,直到老樹只剩樹幹,一無所有了。這種不求回報一直「給予」的精神,與男孩不斷的「接受」樹的「給予」,恰成強烈的對比。從樹對男孩無私的奉獻,相較男孩對樹的關懷,男孩愛人的能力,就顯得渺小多了。


       《愛心樹》中的樹就像人生中養我、育我的父母,父母無條件的栽培、無微不至的照顧他們的子女。《愛心樹》中的小孩就像子女,而子女往往也是經由家庭親情無私愛的滋養,獲得人生中生命的經驗傳承,使得人格得以健全發展,也才能把「愛」代代相傳下去。


       《愛心樹》中的樹更像是為民服務的大樹--政府,人民就像《愛心樹》中的小孩,不論國家經濟體質是否良善,總是想盡辦法從政府這棵大樹挖出現實的需求。其實不管是樹或小孩、父母或子女、政府與人民,都應該認真的學習一門功課--有智慧的給予,到底「給魚吃,不如教他釣魚的方法」,仍然是最好的教育。要擁有快樂的人生,必須要靠自己的雙手,努力動腦去營造夢想,畢竟一分耕耘,一分收獲。


       《愛心樹》中可以看到人性的貪婪,造成大自然環境的破壞。雖然滿足了一時物質生活的需求,但被破壞的環境所造成影響,間接也使人類飽嘗到惡果。如非洲大片熱帶雨林的消失、大氣臭氧層的破洞,產生的溫室效應及全球氣候的異常,這些何嘗不是因為人類對大自然環境的無度需索所造成的結果?


       《愛心樹》中文字結構的變化,也可看出小男孩的成長痕跡,從簡短的文字敘述到冗長的對話,這變化產生了思索的空間。當小男孩長大成男人後,在社會大熔爐的薰陶下,有了自己的想法,文字明顯的從單純轉變成複雜。而蘋果樹不論是枝葉茂盛或是只剩老樹幹,蘋果樹自始至終都只有簡短的幾個字表達它的心情,但是樹所散發出來愛的能量,卻一點也沒有減少。能隨時觀察別人的需要,而適時伸出援手給予協助;對接受者而言,這個無條件的愛,不僅僅是一個接受贊助的機會,而且也是生命中美好體會和學習的時候。更透過這種「給予」,帶動人間善的循環。

過期館訊
圖書館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