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刊號選粹

中國大陸「文化大革命」時期的華文雜誌創刊號--《新北影》

陳惠美*、謝鶯興**

館藏《新北影》,由北京「北京電影製片廠、革命造反總部」編輯,<目錄>題「北京電影製片廠、革命造反聯絡總部主辦」。封面題「新北影」、「創刊號19678月」;封底無版權頁標示出版事項,故未能確定其出版者。

新北影00004新北影00001

是刊未見「毛語錄」,但有毛澤東的「最高指示」,分別引錄「1966812《人民日報》」刊載的「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要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及「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的片斷「我們的文學藝術都是為人民大眾的,首先是為工農兵的,為工農兵而創作,為工農兵所利用的。」

一、本刊特殊之處--刊載江青的訊息

<目錄>收毛澤東「同音樂工作者的談話」一篇,卻收有江青的三篇談話內容:<江青同志關於電影問題的談話>(署「19665月」)<江青同志對京劇《平原游擊隊》的指示><江青同志談美術革命化--一九六六年十一月接見中央美術學院教師傅天仇時的講話>。其中的<江青同志對京劇《平原游擊隊》的指示>一篇,共收入江青五次談話的內容[1],可知江青此時對於電影、京劇或美術方面的插手干涉。

另一特殊點,即是封底有江青的畫像及題「向文化革命的英勇旗手江青同志學習!向江青同志致敬」的字樣,署名「北京電影製片廠、革命造反總部編」。

關於《新北影》雜誌的訊息,網路上有人上傳第三期[2]各頁內容的翻拍,有<毛主席對電影問題的最高指示>,可知該刊至少是持續出版三期,而毛澤東的「最高指示」仍出現,也未見版權頁。該期仍收錄<江青同志對電影問題的重要指示>。據閻長貴<「文革」初期對江青的宣傳>[3]敘述:

在「文革」十年裡,對江青的宣傳,大概有三次高潮:第一次是「文革」初期,即1966年至1967年,這次以宣傳江青關於京劇改革和「文藝革命」為標誌,大講江青在文藝和文化方面的貢獻;第二次,從19683月「楊(成武)(立金)(崇碧)事件」開始,大講江青是毛澤東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正確路線的代表,除了已有的「向江青同志學習」,「向江青同志致敬」的口號外,甚至喊出了「誓死保衛江青同志」的口號。

《新北影》封底所題的「向文化革命的英勇旗手江青同志學習!向江青同志致敬」等字,<江青同志對京劇《平原游擊戰》的指示>五次談話(分別在「19654月於上海」,「1965519」,「196581」,「1966410日」,「1966412)等談話的時間,似可用來印證閻長貴的說法。

陳立旭<江青為自己樹碑立傳始末>提到1967年初,中國發生了兩件事。一件事是1月陶鑄被打倒,另一件事是「二月逆流」受到批判,認為這兩件事表明了三個相關政治事實:

1.在中央內部,主張大搞「文化大革命」的勢力占了上風;2.「中央文革」的權力大增,中央下達文件,以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化革命小組的名義,共同署名,……「中央文革」實際上成了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機構,成了中共中央的代表,成了所謂「無產階級司令部」的代表;3.江青的權力大增。她雖名列「中央文革」第一副組長,但組長陳伯達不管事,真正常握「中央文革」權力的,是江青,而「中央文革」的成員,也大多是江青的親信。從此,江青在中共黨內的地位飛躍式上升,成為當時中國政壇炙手可熱、權傾一時的人物。從1967年以後,社會上形成了一個不成文但卻是切切實實的規矩:誰要是反對江青,誰就是反對「中央文革」,就是反對「無產階級司令部」,就是反黨,就是「現代反革命」。[4]

<江青同志談美術革命化--一九六六年十一月接見中央美術學院教師傅天仇時的講話>所說:「我們要認真地學習毛主席的著作,武裝思想,要敢於革命,和工農兵結合,為工農兵服務。京劇已經演革命的現代戲,京劇往改革中,革命的京劇已開始取得勝利。美術也有這個問題,我們一定要立大志。文化革命就要敢於大壞大立,要立革命的壯志,要有信心,要堅定。……我們創作藝術品,評論藝術作品,思想內容是第一位,修正主義的東西要來幹什麼?聽說在你們學校,西洋的資產階級藝術很流行。為什麼美術學院西方現代流派的藝術泛濫呢?那是政治思想工作的問題。……我們需要的是為社會主義服務,為工農兵服務的藝術,要創作能鼓勵人民前進的藝術,雕塑要革命化。」正可顯現此時期江青在「當時中國政壇炙手可熱、權傾一時」的氣燄。因而現今所見的《新北影》創刊號和第3期都分別刊載江青的談話內容。

二、目錄

新北影                                                                             北京電影製片廠  革命造反聯絡總部主辦

一九六七年第一期  目錄

毛主席同音樂工作者的談話……(1)

江青同志關於電影問題的談話……(5)

江青同志對京劇《平原游擊隊》的指示……(10)

江青同志談美術革命化……(13)

電影《林家鋪子》是反動透頂的大毒草……首都工代會百貨大樓《江暴會》(14)

從《不夜城》的攝製看編導者的反動嘴臉……上海紅旗電影製片廠《紅旗革命造反兵團》(15)

批判反動影片《林家鋪子》的參考材料……北影革命造反聯絡總部(18)

打倒劉少奇,砸爛修正主義舊北京電影製片廠……北影革命造反聯絡總部《毛澤東思想大學》(21)

一九六七年七月三十日出版

三、毛澤東的談話摘錄

《新北影》創刊號分別刊載毛澤與江青的談話內容,特別地是在這幾篇的篇末分別以「注」交待這些資料是「學習時參考,請勿引用」等字樣,如本篇末,編者標示:「這是毛主席同全國音樂工作者協會負責人和音樂工作者的談話。沒有正式發表過,系內部傳抄,抄錯的地方一定不少,歡迎指正。本刊發表為了學習時參考,請勿引用。」

毛主席同音樂工作者的談話

(一九五六年八月二十四日)

世界各民族的藝術,在基本原理方面是相同的,在形式和風格方面又是互有區別的。社會主義各國的藝術都以社會主義為內容,而又各有自己的民族特色。有同,有異,有共性,有個性,這是自然法則。一切事物,不論自然界,社會界,思想界都是如此。好比一棵樹的葉子,看上去大體相同,仔細一看,每片葉子都不一樣,要找出完全相同的兩片葉子是不可能的。

階級鬪爭,社會革命,由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在基本原理方面,各國都相同,而在基本原理指導下的一些小的原則和表現形式,各國又不相同。十月革命和中國革命就是這樣。在基本原理方面,兩個革命是相同的,在表現形式上,兩個革命却有許多不同。例如,革命的發展,在俄國是由城市到農村,在我國是由鄉村到城市,就是兩個革命的許多區別之一。

世界各民族的藝術,都有自己獨特的民族形式和民族風格。有些人不了解這一點,他們否認自己的民族特點,盲目崇拜西方,以為一切都是西方的好,甚至主張「全盤西化」。這是錯錯的。「全盤西化」是行不通的,是中國老百姓所不能接受的。藝術和自然科學不同。例如,割闌尾,吃阿斯匹靈,這些醫療方法,就沒有什麼民族形式。但是,藝術却不同,藝術就有民族形式問題。這是因為藝術是人民的生活、思想、感情的表現,同民族的習慣和語言有密切的關係,它的歷史發展具有民族範圍內的繼承性。

中國的藝術,中國的音樂、繪畫、戲劇、歌舞、文學,有自己的發展歷史。那些主張「全盤西化」的人,為了否定中國的東西。就說中國的東西沒有自己的規律,不願去研究和發展中國的東西。這是對於中國藝術的一種民族虛無主義的態度。

世界上的各個民族都有自己的歷史,都有自己的長處和短處。歷史上的東西,有精華、有糟粕,混雜在一起,積累的時間又很長,要把它整理出來,分清精華和糟粕,是一個困難的任務。但是,不能因為困難就不要歷史。把歷史割斷,把遺產都抛棄,是不行的,老百姓不會贊成的。

新北影00005

當然,這決不是說,我們不需要向外國學習。外國的很多東西,我們都要學,而且要學好。基本理論尤其要學好。有些人主張什麼「中學為體,西學為用」,這種主張對不對呢?不對,所謂「學」,就是基本理論,基本理論是中外一致的,不應分中西。……

四、江青的幾次談話摘錄

關於江青的談話共刊載了三篇,第一篇「關於電影問題的談話」篇末標示:「這個談話紀錄稿,未經本人審閱,只供參考,不得隨便引用。」

()關於電影問題的談話

江青同志關於電影問題的談話

(—九六六年五月)

全軍創作會議共看了國產影片六十八部,加上外國影片共八十部。建國來,共出產影片三百多部,這六十八部是與軍隊關係大的。

新北影00009在六十八部影片中,好的有七部,《南征北戰》、《平原游擊隊》、《戰鬪裡成長》、《上甘嶺》、《地道戰》。故事好,但線條粗點;《分水嶺》復員軍人還不夠突出。《海鷹》有點小缺點,吉普車上兩人吃蘋果,有點吉普女郎的勁頭,出征時唱:「寧願出征不願在家盻斷腸」是小資產階級情調。

好的影片,體現了主席思想,寫了人民戰爭,人民軍隊,軍民關係好,是真正按主席思想寫的。其餘影片的問題分以下幾種:

1.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毒草;

2.宜傳錯誤路線,為反革命份子翻案;

3.醜化軍隊老幹部,寫男女關係、愛情;

4.寫中間人物的。

具體情況如下:

一、《狼牙山五壯士》:影片開頭是岳飛題詞「還我河山」,還有荊軻詞「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用岳飛、荊軻的詞寫五壯士,很不恰當,不能類比。用此詞比當時英雄不好。沒寫出當時的五壯士起何重大意義。五壯士在影片上出現時很難看,醜化了軍隊。把戰爭寫得很殘酷,整個音樂是哀樂。五壯士與整個戰爭沒關係。寫我們軍隊把五壯士丟下就不管了。是歪曲我軍的。敵人旅團長拿刀衝上山不符合事實,日旅團長等於師長,不可能這樣幹,影片改改,還可以用。……

()對京劇《平原游擊隊》的指示

第二篇「對京劇《平原游擊隊》的指示」共收錄五次的談話內容,第一次在19654月,第五次在1966412,篇末以「後記」云:「江青同志對《平原游擊隊》的指示是根據內部傳抄而整理,未經核對,可能抄錯很多,歡迎指正,本刊發表是為了便於革命同志們學習時參考,請勿引用。」

江青同志對京劇《平原游擊隊》的指示

第一次談話(]9654月於上海)

電影《平原游擊隊》在國外,在亞、非、拉美很受歡迎,這說明亞、非、拉美需要革命、需要鬪爭。京劇革命現代戲反映新四軍鬪爭生活的,已然有了;對於八路軍的鬪爭生活,也應該有所反映。目前,搞《平原游擊隊》這個戲,在國內和國際上都是有意義的。上海京劇院讓給中國京劇院來搞這個戲,希望你捫把它作為重點劇目,認真搞好。

要注意下面幾個問題:

一、這個戲寫抗日游擊戰爭,是反映人民戰爭的戲。敵人也在研究毛主席的著作,但他們階級立場不同,學也學不去的。敵人根本得不到人民群眾的支持,我們是為人民的利益去打游擊戰,是充分得到人民的支持的。要寫出依靠群眾及游擊隊與人民血肉相連的關係。

二、要交代出李向陽是八路軍派出去執行戰鬪任務的。這樣處理,意義更大些。是大戲,不是小戲。

三、注意樹立李向陽這個人物,區委書記、侯大章、通訊員的戲不能超過李向陽。松井等反面人物的戲要讓路,要騰出筆墨更多地樹立正面人物。

四、李向陽部隊裡可以設一個政委,可以考慮把侯大章這個人物改為政委。

五、通訊員應該寫得再好一些,不要寫他幼稚膽小,可以處理為性格在勇敢和莽撞之間的人物。

六、戲可以交插著寫,寫一場游擊隊的活動,寫一場敵人的活動。

七、應該到定縣、順義等地進行參觀和訪問。

八、寫的時候,不要光注意噱頭,要嚴肅地進行創作。……

新北影00014

()談美術革命化

江青的第三篇「接見傅天仇的講話」篇末則無任何編者的標示或說明,因為是接見中央美術學院教師,所以篇末提出「我們要創造世界上第一流的最新最好的藝術。」

江青同志談美術革命化--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接見中央美術學院教師傅天仇時的講話(摘要)

我們要認真地學習毛主席的著作,武裝思想,耍敢於革命,和工農兵結合,為工農兵服務。京劇已經演革命的現代戲,京劇往改革中,革命的京劇已開始取得勝利。美術也有這個問題,我們一定要立大志。

文化革命就要敢於大壞大立,要立革命的壯志,要有信心,要堅定。一個人沒有革命的志氣,就什麼事也不會做成的。

有些人總是把一些古代的、外國的(包括十九世紀歐洲那些名作家)作品,當作經典,那是不行的。

新北影00017那些封建的、資產階級的東西,都不能為中國革命服務,但我們不能用虛無主義的態度,應該用批判的眼光去吸收。

齊白石的畫,我巳經注意了好幾年,那是什麼畫?為什麼要搞那麼大的畫冊?是誰把齊白石封為當代的「藝術大師」?究竟是雖封的?齊白石是什麼人?

線裝書資料庫我們要用批判的眼光去研究古人和外國的東西,用虛無主義態度對待遺產是錯誤的。(中國古代也有雕塑)要批判繼承,要推陳出新,古為今用,外為中用。京劇能革命,其它藝術也可以革命,雕塑也可以革命,將來是否將外國的、中國古代的藝術都來個革命化。古代繪畫、古代雕塑怎麼辦?根本問題是革命不革命的問題,雕塑應該革命。

我們創作藝術品,評論藝術作品,思想內容是第一位,修正主義的東西要來幹什麼?……

 

 

 



* 僑光科技大學應用華語文系副教授

** 東海大學圖書館流通組組員

[1] 按,第一次談話署「19654月於上海」,第二次署「1965519」,第三次「196581」,第四次「1966410」,第五次「1966412」。

[2] 按,第3期在196710月出刊,<目錄>題「北京電影製片廠、革命造反總部主辦」,封底題「北京電影製片廠、《新北影》編輯部」,與創刊號已有不同。

[3] 《黨史博覽》2005年第1期,頁49~50

[4] 《黨史文苑》2003年第2期,頁4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