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一期ISSN 1682-3893

2015年元月15日東海大學圖書館編印

陳靜宜_南投竹山連興宮媽祖廟匾聯初探

南投竹山連興宮媽祖廟匾聯初探

陳靜宜* 

一、地方發展沿革與連興宮發展歷史

(一)竹山開發狀況

竹山位居八卦山系南端,據台灣中部進入內山的重要隘口位置,故開發甚早,可上溯至明鄭時代。鄭成功舊部屬福建同安人林圯,率兩百名部眾開墾至昔稱「二重埔」地區(今日竹山一帶),遭遇原住民強力抗拒,在激烈的對峙中,林圯及百餘名部下,因糧盡而慘遭殺害。殘餘部眾,含悲追擊,終於擊退原住民。並在俟後先民前仆後繼的努力開墾之下,在此逐漸形成聚落。居民為紀念林圯開疆闢土的貢獻,乃將地名改稱「林圯埔」,或作「林驥埔」、「林屺埔」、「林圮埔」等。[1]

林圮之後,竹山進入集集要衝的社寮地區,也在康熙二年(1663)由杜閩、杜猛、杜養、張創、莊行萬等人,由南靖、平和、龍溪等三縣來此開發(杜猛、張創可能在乾隆年間入墾)。而緊鄰林圮埔的竹圍子、下崁一帶,也在康熙四年(1665)由來自平和及南靖的林新彩、陳匹、曾振成、張赫、石文宴,以及張姓、廖姓等人進入開拓。其後埔心子(康熙八年,1669)、江西林(康熙八年,1669)、後埔子(康熙八年,1669)、大坑(康熙二十八年,1689)、田子(康熙三十三年,1694)、香員腳(康熙五十八年,1719)、豬頭棕(康熙五十八年,1719)、硘磘(雍正五年,1727)、福興(雍正七年,1729)、勞水坑(乾隆十七年,1752)、桶頭(乾隆十七年,1752)、山坪頂(乾隆二十三年,1758)、鯉魚尾(乾隆五十七年,1792)、笋子林(嘉慶七年,1802)、大鞍(道光十年,1830)等地漸次開發[2]

大致而言,清代時期竹山一地,含沙連堡及鯉魚頭堡,而在清末已經出現的村莊,據《彰化縣志》沙連堡各莊有:林圮埔、三角潭、埔心仔、江西林、香員腳、下坪莊、冷水坑、花溪厝、中崎莊、柯仔坑、磁磘厝、豬朥棕、東埔蠟、圳頭坑、笋仔林、小半天、車輄寮、獐仔寮、粗坑莊、坪仔頂、清水溝、社寮莊、藤湖莊、木屐寮、他里溫、水底寮、頂埔莊、後埔仔、水車莊、集集街、廣盛莊、濁水莊、田寮莊、屈尺龜、崁頂莊[3]。其中除小半天、車輄寮、獐仔寮、粗坑莊、坪仔頂、清水溝、廣盛莊、濁水莊、田寮莊、屈尺龜、崁頂莊等分屬今鹿谷、集集與名間之外,其餘皆屬於目前竹山鎮轄區。而鯉魚頭堡下所轄各村莊為今田子、福興、鯉魚、坪頂、瑞竹、桶頭各里,主要舊聚落有內田仔、外田仔、泉州寮、不知春、東勢坑(即勞水坑)、詔安寮、山坪頂、木瓜潭、過溪仔、鯉魚尾等[4]。此為竹山鎮於清代時的村莊範圍。至清朝收回台灣之後,竹山地區由於貿易地位重要,日漸受到重視。[5]

日治時期日人大舉更改台灣舊地名,至大正九年(1920),因見附近山頭竹林甚多,乃正式稱此地為「竹山」。戰後沿用舊地名而有現今之「竹山鎮」。

竹山鎮位於南投縣最南端,依順時針方向與彰化縣、雲林縣、嘉義縣為鄰。往昔稱為「竹圍仔」,以前住屋,慣以植竹形成天然屏障以保衛居家安全,居民也以附近廣茂的竹林為生。其所處地理位置大致如下:

 竹山聚落圖

(二)地方信仰中心--連興宮的創建與修護

 

 

調整大小DSCF0003

「九二一」震災後重修之正門

 

旋轉調整大小DSCF0002

「九二一」震災後重新建立造型獨特的源流說明

連興宮,位於今竹山里下橫街28號,地基120餘坪,為舊林圮埔市區,位居漢人早期開發重要位置,深具歷史地位。廟宇經多次整修及九二一地震破壞,但仍具漳州建築美感特色,尤其廟內匾聯豐富,這些匾聯除了記錄居民對媽祖虔誠的信奉,也說明竹山一帶以此展開的文教風氣。至於廟內殘存的石碑等,則為當地重要的歷史地位提出見證。以下針對連興宮的創建及修護作一介紹。

竹山、鹿谷地區,從林杞圮參軍在永曆十九年(1665)入墾之後,經過七十多年的歲月,平地幾已開發完成,漳州系移民乃凝聚民間信仰的力量,籌建媽祖廟,並於乾隆年間奉祀湄洲媽祖,乾隆七年(1742)九月六日舉行「天后宮」媽祖安座典禮[6]

接下來至今260餘年間,連興宮歷經民間各代6次修建[7],由主殿往前後及上方逐漸擴建至三樓。主祀媽祖之外,二樓、三樓另還主祀觀音大士、神農大帝。廟的名稱也經多次變更。根據逢甲大學陳哲三教授考證,連興宮的宮名最初為乾隆三十四年(1769)稱「聖母宮」,其後陸續改名。乾隆三十九年(1774)稱「媽祖宮」,乾隆四十三年(1778)稱「天后宮」,嘉慶年間改稱「天上宮」,道光十二年(1832)改稱「天后聖母廟」,至光緒八年(1882)始稱「連興宮」。

(三)竹山居民與媽祖信仰

連興宮可以說是竹山地區籌建甚早的「地方公廟」。所謂的「地方公廟」乃是由村人集資興建,地方群眾對公廟的活動有參加的義務等,形成所謂祭祀圈。林美容曾綜合前人說法,指出一個祭祀圈所含蓋的範圍,或是一個村莊,或是數個村莊,或是一鄉一鎮,基本上它以部落為最小的運作單位,而以鄉鎮為最大的範圍。其範圍大小有層級的不同,可分為:1.部落性的祭祀圈,2.村落性的祭祀圈,3.超村落的祭祀圈,4.全鎮性的祭祀圈。不同層級的祭祀圈之間,通常有包含的關係,即大祭祀圈包含小祭祀圈。祭祀圈有幾個特質與信仰圈不同,信仰圈是以一神信仰為中心,祭祀圈是祭拜多神;信仰圈的成員資格是志願性,祭祀圈的成員資格為義務性、強迫性;信仰圈是區域性,祭祀圈是地方性;信仰圈的活動是非節日性的,祭祀圈的活動是節日性的[8]

大致而言,漢人進入一地開發之後,寺廟隨著村莊的建立,也會隨之設立。如同戴炎輝所指出,台灣的鄉庄,起初是同籍人在台灣的新庄,聚居一地既久,成庄之後,則建造「庄廟」。「庄廟」即「村廟」,也是村人共有的「公廟」[9]。日人增田福太郎過去曾對台灣寺廟進行觀察,提出台灣的廟宇發展可分三期:1.開墾草創時期:墾民自原籍帶來保護神,供奉保護神的香火或是神像。2.聚落構成期:在開拓新地之後,開始建土地廟。3.新社會成立期:地方開發漸成街肆,職業開始分化,因而各種專業神,如文昌、關帝、華陀、神農等寺廟漸次出現[10]。增田福太郎指出了地方寺廟與社會發展間的關係,而這些寺廟在後來的發展過程中,往往成為地方聚落的「公廟」。

媽祖[11]的信仰,可說是台灣地區非常普遍的信仰,竹山地區因此早在乾隆年間即有今日連興宮的創建。連興宮的創建素來有兩種說法,一為「里人公」所建,一為「割香於北港」[12],兩者俱屬增田福太郎的第一說。

至於為何在遠離海口的山中地區,仍建立了「媽祖廟」呢?原因與當地大多數居民均為漳州地區移民[13],而在渡海來台的過程中,庇祐海上安全的媽祖,往往成為移民們的精神寄託,也是與原鄉聯絡的重要憑藉。因此台灣許多地方在移民據點建立一定規模之後,均會有興建廟宇的情形。在這些移民修建的廟宇中,由於「媽祖」的平易近人形象,及諸多的神蹟傳說,使得各地「天后宮」成為台灣廟宇的最大宗,「竹山地區」自然也興建了祭祀媽祖的廟宇。廟宇形成之後,不但凝聚了鄉人的宗教信仰,也成為早期鄉人聚會重要場所。

雖然在竹山的媽祖信仰僅有一處,即成立於乾隆年間的連興宮,其千秋祭典,亦僅林圮埔一地住民參與,但是實際上的繞境活動,卻包含竹山及鹿谷兩鄉鎮[14]。連興宮每年盛大的媽祖繞境活動,號召眾多信徒,稱其為竹山鎮全鎮及鄰近鹿谷鄉的信仰中心,並不為過。

二、廟內建築俢砌及楹聯分布情形

連興宮為朝西[15]建築,由廟門口拾階而上到處可見楹聯及匾額分布。另外廟中還有兩塊頗具歷史意義的石碑[16]及錯落於樑柱周圍的民俗圖畫及勸善短句。整座廟宇雖然因各代陸續整建而有風格延續上的斷代,遺留下來的匾聯文化素材,其數量及品質卻極為可觀。

調整大小DSCF0011

樑柱間的題字、繪圖

調整大小DSCF0082

民俗傳說繪圖

單以楹聯分布的數量而言;一樓有11聯,二樓有15聯,三樓有3聯。主要都以廟名及地理特色作為創作題材。其分布位置參見附錄,內容則於下文中另行說明[17]

楹聯除了分布在門口及神龕兩旁之外,也鑄刻在沿著廟身並列的許多楹柱上。進出廟的眾多小拱門上,紛紛以水泥材質白色粉漆印製許多四字短語對子,字跡為標準楷書,文雅秀麗。神龕上方則有與主祀神明相關的匾額,往往年代久遠,氣勢磅礡。

調整大小DSCF0031

慈航載福(小門)

調整大小DSCF0030

母儀稱后(小門)

三、楹聯分析及欣賞 

廟宇,在台灣的社群活動中,不僅是信仰的中心,並且與地方發展關係密切。從建築主體所釋放出來文學、藝術之美,足以喚醒人們內在的人文情思,並在莊嚴肅穆的宗教氛圍裡,形塑一道文化的軌跡、歷史的長廊,其風華往往引人入勝。

廟宇除了宗教屬性所衍生的相關人文活動外,其文藝特質也透過匾額、楹聯、彩繪等文字、圖像釋放出來。本文對匾額、楹聯的探討,除了文字意義的解讀外,也將嘗試分析匾、聯所展現的文學、藝術價值,並附有匾、聯文字的完整記錄表與位置分布圖。至於廟宇的彩繪故事及石碑等,暫不予以討論。

仔細觀察連興宮,很容易可以發現,廟中匾聯隨著寺廟整修迭有增添,匾聯中的時代及字體因而不同。一般而言,同一時間形成的數組對聯,往往同時並列,一字排開,採用同一風格[18]。此種狀況一至三樓皆有。連興宮中的匾聯另一項特色,為時代記錄較不明顯,甚至書寫者亦不可考。[19]

至於楹聯特徵,可分以下數方面討論之:(一)書寫的時代、緣由。(二)文字內容。(三)書法上的特徵等。

(一)書寫時代

由於多數留存廟中的楹聯並未署明書寫年月及作者,以致造成查考上的困擾。但是由楹聯文字的蛛絲馬跡往往可作合理的年代推測,例如廟中許多楹聯以「連」「興」[20]二字起始,可判斷多為乾隆八年(1743)正式更名為「連興宮」之後所作。字句中提及「竹山」、「鹿谷」為日治時期大正九年(1920)正式更名之後所作。二、三樓中配合主祀神明的匾聯,以其保存狀況看來,多與神像開祀年代相類。

1.文字內容

為便於分析,將以各樓層逐步根據內容及各項特徵作說明。一樓中以「連興」為首的題聯有八對。二樓則以「竹山」地名作為創作主題,在十一聯中佔六聯。其餘則多為對神明的頌揚。以下由一至三樓逐步略作簡介。

(1)一樓

旋轉調整大小DSCF0009

連眷竹山,雨順風調沾后澤;興懷鹿谷,年豐物阜仰天庥。

旋轉調整大小DSCF0005

連環文字紀神功,蘋藻千秋崇竹鎮;興復觚棱欽后徳,香煙萬里溯湄洲。

旋轉調整大小DSCF0002

連鎮三山,竹邑神恩人共仰;興通四海,莆田后徳月同輝。

由門口進入,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門口柱子上的三副入口對聯。其內容由右至左,記錄[21]如下:

連鎮三山,竹邑神恩人共仰;

興通四海,莆田后徳月同輝。

連環文字紀神功,蘋藻千秋崇竹鎮;

興復觚棱欽后徳,香煙萬里溯湄洲。

連眷竹山,雨順風調沾后澤;

興懷鹿谷,年豐物阜仰天庥。

中央置宮名匾額「連興宮」。三聯全為上下句平起格式,上聯以仄聲收韻,下聯則以平聲收韻。內容說明地方人士對連興宮媽祖的虔誠信仰,巧妙地將「竹山」、「鹿谷」等地名融於字句中。內容氣勢宏偉,用詞順暢,同時稱頌媽祖神蹟並述及地方特色,堪稱佳作,作為入門楹聯,予人深刻印象。由於聯語以「連興」二字作為創作主題,判斷應是光緒八年(1882)最後定名之作品。但因「九二一地震」崩塌,現為全新建築。

旋轉調整大小DSCF0019

旋轉調整大小DSCF0017

入門後左側楹聯

入門後右側楹聯

入門後,在天井前有楹聯三副,匾額二方,內容分別是:

恩澤連綿,媽為芸生航四海,萬里慈帆利濟;

香煙興盛,祖留名剎饗千龝,千秋俎豆常新。

海澨恩深(民國35年孟春,竹山郡守王美木)

盛德母儀(921修後匾額,甲申年第五屆管委會)

溯降生於湄島,水徳配天;

沛恩澤乎人間,母儀稱后。

兩方匾額一由地方首長,一由管理委員會製作,令人聯想到古今民智漸開、民主勃興,主事者似乎也由政治人物轉為民間眾人了。至於三副對聯,一改「連興」為首的對句,主要以媽祖海上神威作為敘述重點。書法藝術上字跡較為潦草,部分字體並不容易辨認。

天井後楹聯如下:

連庇及枌榆,浩蕩神恩人共仰;

興觀無畛域,崔巍聖德世同欽。

連歲豐穰,竹里萬家沾雨露;

興文薈萃,沙連百世被絃歌。

連歲錫神庥,一角觚梭崇竹邑;

興邦欽母範,千秋綸浡溯莆田。

以上三副同時註明為「壬子年(1972)仲冬陳錫卿獻並書」[22],第一聯說明民眾對媽祖神威的欽服,第二聯歌頌鄉里人文薈萃,第三聯不同於其他聯,以竹山受媽祖庇祐倒溯至天后與大陸故土的淵源。

更接近神龕的楹聯較為古老,由外貌判斷應為較早期的作品。

每從海島渡慈航,萬里煙波成彼岸;亦同人間看玉燕,千門孤天祝西王。」

後為:

水德配天,海靜波恬,共仰神光普照;

母儀稱后,民安物阜,咸沾恩惠宏深。

上下二聯,洋溢安祥的氛圍

連繞喜林巒,好竹萬竿吟玉局;

興隆容市井,名山一角煥璇宮。

此聯點出連興宮位於竹山市集的地理位置。

連山好竹遶璇宮,靈溯湄洲安萬戶;

興土良材班玉筍,恩沾沙堡享千秋。

由當地地理上群竹環繞寺廟,「靈溯湄洲」指崇拜的主神為媽祖,再由神靈護衛鄉里作结,短短一句涵義完整。下聯轉入當地特產,以「享千秋」說明期盼地方長久繁榮的心願。神龕匾額「德佈山海」,日治昭和十一年歲次乙亥(1935)仲冬成立,字跡屬隸書一類,體重方正,予人四平八穩的安定感。

(2)二樓

旋轉調整大小DSCF0034

音傳八表,竹山即是陀山。

旋轉調整大小DSCF0033

觀透千般,東海遙通南海。

旋轉調整大小DSCF0035

竹譜紀當年,雨後琅玕描興可。

旋轉調整大小DSCF0038

山城春浩蕩,遙看鳳岫聳堯封。

由一樓轉入二樓,須經兩扇小拱門,門上有題辭,右門題「靈昭海國」,左門題「慈航載福」。二樓主祀觀音大士,楹聯多以「觀音」二字為起始。以下仍由外而內略作介紹。

觀透千般,東海遙通南海;

音傳八表,竹山即是陀山。

此聯以地理上具體的位置比擬觀音傳說,東海與南海「遙通」,拉近與神明間的地理位置,將竹山比擬為觀音大士修練的陀山,希望藉由觀音大士延伸庇祐竹山鄉民的想法表露無疑。

以下則是一系列外表形式類似,以「竹山」作為題目的楹聯。

竹譜紀當年,雨後琅玕描興可;

山鐘喧此日,朝來瓶缽禮如來。

記錄祭祀的神明。

竹里矗崇祠,篳路永懷林圮績;

山城鍾勝地,軒楹喜近鄭王公。

追懷林杞當年對開墾此地的貢獻,並述及與東埔蚋王公廟為鄰的喜悅之情。

竹邑日繁榮,且喜龍年崇漢時;

山城春浩蕩,遙看鳳岫聳堯封。

此聯據文字字面,應為龍年春季所作[23],除了記錄時間之外,並書寫對竹山日益繁榮的喜悅。

竹筍斫深林,筍味芬芳燒野老;

山茶烹凍頂,茶煙嬝娜荐空王。

竹山盛產的竹林,鹿谷著名的凍頂茶,是野老、天神共享的人間美味,也足以入詩歌頌。

竹塢簇龍孫,法雨無涯沾紫竹;

山峰連鹿谷,梵宮有幸傍青山。

竹薈崇邱,坡老新詞堪藻繪;

山通大海,吳公舊碣好摩挲。

前者以雲霧縹緲的自然景觀與廟宇作連結,後者提出文藝開拓的願景。

右側為註生娘娘鸞殿,柱上題:

註早註遲,但願省躬繁子嗣;

生男生女,應知積德佑兒孫。

觀其內容除了與主祀神明身分非常貼切,內容更有警示眾人的意味。男女或遲早,皆由天注定,為人父母者當積德反躬,才是正途。相對於許多現代父母,因個人喜好,借助科學左右生育、干預自然的做法,這樣的看法著實可引以為鑑。中間神龕:

觀及四方,同登彼岸;

音傳一杵,共度迷津。

茫茫修道迷津,但願有慈靄神明指示,更願眾人同登悟道彼岸,顯現出大乘佛教的精神。下列第一聯為神龕前的楹聯,勸人修身以制俗心:

觀感在人心,意馬能馴蠲俗慮;

音容瞻佛相,毒龍制罷悟禪機。

聖德溯開漳,拓土安民繁我族;

福星長保境,嶺茶林筍薦神宮。

上之第二聯為左殿主祀福德正神、開漳聖宮、境王公的楹聯。上聯彰顯地方神靈的庇祐,下聯祈求地方物產永保豐饒。

調整大小DSCF0073

二樓楹聯分立,蔚為奇觀

調整大小DSCF0072

二樓楹聯分立,蔚為奇觀

(3)三樓

三樓之左殿:

三界各分司,帝德常欽堯舜禹;

官家欣並祀,聖靈永配佛仙神。

是主祀三官大帝,以古聖賢與神佛對列,形成連續三名詞、三個人物的對仗情形。

凌駕超鴻濛,萬類群生歸管領;

霄雯連鳳闕,四方九服賴幈幪。

字跡秀麗,具明顯的館閣風味,是中殿入門的對聯。中殿主祀玉皇大帝,外置「凌霄寶殿」匾額,匾額上說明是玉皇大天尊寶殿落成紀念,與一樓天井後三副對聯一樣,同為信徒陳錫卿所書。內置「神光普照」匾額,受煙薰情形嚴重,應為較早期所作。楹聯書:

玉殿仰崔巍,蘋藻千秋羞漢族;

皇恩原浩蕩,觚棱一角壯堯封。

左側主祀神農聖帝:

神德拯瘡痍,本草一經傳萬世;

農工勤稼穡,嘉禾千載育群生。

敘事完整簡潔,與主祀神明功績緊密配合。

調整大小DSCF0067

神德拯瘡痍,本草一經傳萬世;

農工勤稼穡,嘉禾千載育群生。

調整大小DSCF0066

三界各分司,帝德常欽堯舜禹;

官家欣並祀,聖靈永配佛仙神。

2.書法特徵

清初台灣書壇承襲中原風氣,以明清帖學為主要系統,習顏、柳,並參雜趙、董風貌,復夾雜陳白沙(粵人)、張瑞圖(閩人)等野逸書風,純真且樸實,頗能吻合移民草創時期之精神。

客觀說來,清代台灣書壇堪稱蓬勃,書家輩出;但風貌方面持平而論,因為受到有清院體書風的侷限與束縛,同時碑學資料蒐集不易,加以習書以科舉掛帥,創性薄弱,故缺乏氣勢磅礡之作。

所謂書法中的院體書風,乃是指士子為求取功名,多以工整勻稱的楷書答卷,不可流於潦草,端整之餘又須避免失之僵硬;為此書寫試卷而發展出一種共同的風格,稱為「館閣體」。館閣體的形成,是在明成祖時代,時稱「台閣體」,這些名稱均是因為當時翰林院及館閣中的官僚擅寫這些書體,故名。至清代中期,要求更嚴,乃至所謂顏體趙面的「黑大光圓」,要求寫得烏黑、方正、光潔、大小如算子。由於康熙皇帝對董其昌甚為賞識,而乾隆皇帝又喜趙孟頫書,為迎合帝王趣尚,乃造成董、趙兩家左右書壇,而風靡一時。後來便衍生其義,將所有拘謹刻板的字,泛稱為「館閣體」。在有清一代,台灣士子為了一世前程,亦循此流風,楹聯上頗多此類書體。大致而言,日治時期多端整厚重之風,清以後以館閣體為主,風格清秀。

四、結論

觀察宮內匾聯作品字體及內容紛雜,應為歷代接力完成。在內容上,雖然有許多令人拍案叫絕的佳句,卻也有強為對仗的字句,書法的藝術成就,也有良莠不齊的現象,這或許與竹山地區基礎教育發達,卻缺乏重量級文人的情況有關[24]

連興宮內的楹聯資料豐富,著實為重要的民俗文化寶庫。雖然廟宇本身經由歷代整建,漸失原始風貌,但是,就因其與先民密不可分的發展歷程,和內藏文物在歷史上的重要性,使得連興宮在九二一震災受損嚴重的情形之下,仍被評定為三級古蹟,並由政府撥款修復。我輩若要窺見前人生活、研究固有文化,凡此種種均是值得探索的線索。本文因個人能力有限,尚有許多可待改進之處,加以連興宮中寶貴資料甚多,只得留待有文化傳承大願的各方人士,繼續加以整理了。

【附錄一】:連興宮匾聯一覽表

一樓

位置 

內容 

備註 

廟門口(楹聯,右)

連鎮三山,竹邑神恩人共仰;

興通四海,莆田后徳月同輝。

 

廟門口(楹聯,中)

連環文字紀神功,蘋藻千秋崇竹鎮;

興復觚棱欽后徳,香煙萬里溯湄洲。

連興宮(匾額)

廟門口(楹聯,左)

連眷竹山,雨順風調沾后澤;

興懷鹿谷,年豐物阜仰天庥。

 

入門後(楹聯,前)

恩澤連綿,媽為芸生航四海;

香煙興盛,祖留名剎饗千龝。

 

入門後(匾額)

海澨恩深(民國35年孟春,竹山郡守王美木)

盛德母儀(921修後匾額甲申年,第五屆管委會)

天井前,中間第一道匾額

天井前,中間第二道匾額

入門後(楹聯,後)

溯降生於湄島,水徳配天,萬里慈帆利濟;

沛恩澤乎人間,母儀稱后,千秋俎豆常新。

 

天井

 

 

天井後(楹聯,前)

 

壬子年仲冬陳錫卿獻並書(921災後重建)

天井後(楹聯,中)

連歲豐穰,竹里萬家沾雨露;

興文薈萃,沙連百世被絃歌。

壬子年仲冬陳錫卿獻並書(921災後重建)

天井後(楹聯,後)

連歲錫神庥,一角觚棱崇竹邑;

興邦欽母範,千秋綸浡溯莆田。

壬子年仲冬陳錫卿獻並書(921災後重建)

主殿前(楹聯,前)

每從海島渡慈航,萬里煙波成彼岸;

亦同人間看玉燕,千門孤天祝西王。

大正六年春月鄭貽林隸書

主殿前(楹聯,中)

水德配天,海靜波恬,共仰神光普照;

母儀稱后,民安物阜,咸沾恩惠宏深。

大正六年春月鄭貽林隸書

主殿前(楹聯,後)

連繞喜林巒,好竹萬竿吟玉局;

興隆容市井,名山一角煥璇宮。

民國子丑重建紀念,張達俢撰,唐可均書

神龕楹聯

連山好竹遶璇宮,靈溯湄洲安萬戶;

興土良材班玉筍,恩沾沙堡享千秋。

民國子丑重建紀念,張達俢撰,唐可均書

主殿匾額

德佈山海

昭和十一年歲次乙亥仲冬穀旦(主殿匾額,右門「聖德配天」,左門「母儀稱后」

說明:現今可見為十二聯,較《南投縣縣定古蹟竹山連興宮修護調查研究》「附錄一」〈連興宮匾額、楹聯實錄〉記載,缺少匾額「神聖護國」(壬子年孟春穀旦)、「宏昭母德」(民國八十六年季春吉旦),及楹聯「連天史跡歷悠久;興德巍峨績譽芳」、「連惠民生春秋永祀;興榮國土歲月維新」、「連歲保臺疆,母儀稱聖;興邦安海甸,后德同天」。

二樓

位置 

內容 

備註 

 

靈昭海國(右門)慈航載福(左門)

由宮內向外的銜接門

由外往內排列之對列楹聯

觀透千般,東海遙通南海;

音傳八表,竹山即是陀山。

本樓主祀觀音大士

張達修撰

 

竹譜紀當年,雨後琅玕描興可;

山鐘喧此日,朝來瓶缽禮如來。

 

 

竹里矗崇祠,篳路永懷林圯績;

山城鍾勝地,軒楹喜近鄭王公。

張達修撰

 

竹邑日繁榮,且喜龍年崇漢時;

山城春浩蕩,遙看鳳岫聳堯封。

 

 

竹筍斫深林,筍味芬芳燒野老;

山茶烹凍頂,茶煙嬝娜荐空王。

 

 

竹塢簇龍孫,法雨無涯沾紫竹;

山峰連鹿谷,梵宮有幸傍青山。

 

 

竹薈崇邱,坡老新詞堪藻繪;

山通大海,吳公舊碣好摩挲。

台中市民眾敬獻

右殿

註早註遲,但願省躬繁子嗣;

生男生女,應知積德佑兒孫。

註生娘娘

中殿

觀感在人心,意馬能馴蠲俗慮;

音容瞻佛相,毒龍制罷悟禪機。

中殿祭祀觀音菩薩

中殿

觀及四方,同登彼岸;

音傳一杵,共度迷津。

中殿祭祀觀音菩薩

匾額「神恩浩蕩」

左殿

聖德溯開漳,拓土安民繁我族;

福星長保境,嶺茶林筍薦神宮。

主祀福德正神、開漳聖宮、境王公

三樓

位置 

內容 

備註 

右殿

三界各分司,帝德常欽堯舜禹;

官家欣並祀,聖靈永配佛仙神。

主祀三官大帝

 

中殿

凌駕超鴻濛,萬類群生歸管領;

霄雯連鳳闕,四方九服賴幈幪。(門口)

 

玉殿仰崔巍,蘋藻千秋羞漢族;

皇恩原浩蕩,觚棱一角壯堯封。(神龕)

主祀玉皇大帝

外置「凌霄寶殿」,民國六十五年冬月吉日陳錫卿敬獻匾額--玉皇大天尊寶殿落成紀念,陳錫卿。

內置「神光普照」,丙辰年孟冬穀旦連興宮擴建委員會主委莊錦泉善人敬獻匾額。

左殿

神德拯瘡痍,本草一經傳萬世;

農工勤稼穡,嘉禾千載育群生。

主祀神農聖帝

【附錄二】:連興宮匾聯、楹聯位置圖

一樓

 

文字

A咸豐丙辰年

舉人林鳳池

訓導陳希亮

希白

陳榮賢

陳彩龍

陳朝魁

生員陳次仁

 

a 貢元陳笑周

貢元林易芳

監生曾榮光

許瑞家

陳德樸

林壬□

賴益

弟子全謝

 

柱聯

B恩澤連綿媽為芸生航四海           b香煙興盛祖留名剎饗千龝

C溯降生於湄島水徳配天萬里慈帆利濟



c沛恩澤乎人間母儀稱后千秋俎豆常新

D連庇及枌榆浩蕩神恩人共仰

d興觀無畛域崔巍聖德世同欽

E連歲豐穰竹里萬家沾雨露

e興文薈萃沙連百世被絃歌

F連歲錫神庥一角觚棱崇竹邑

f 興邦欽母範千秋綸浡溯莆田

G每從海島渡慈航萬里煙波成彼岸

g 亦同人間看玉燕千門孤天祝西王

H水德配天海靜波恬共仰神光普照

h 母儀稱后民安物阜咸沾恩惠宏深

I連繞喜林巒好竹萬竿吟玉局

i興隆容市井名山一角煥璇宮

門聯

J連鎮三山竹邑神恩人共仰       j興通四海莆田后徳月同輝 

K連環文字紀神功蘋藻千秋崇竹鎮  k興復觚棱欽后徳香煙萬里溯湄洲

L連眷竹山雨順風調沾后澤       l興懷鹿谷年豐物阜仰天庥

 

神龕

M連山好竹遶璇宮靈溯湄洲安萬戶    m興土良材班玉筍恩沾沙堡享千秋

匾額

N盛德母儀                      O海澨恩深

P德佈海山

二樓

神龕

A觀及四方同登彼岸                     a音傳一杵共度迷津

柱聯

B觀感在人心意馬能馴蠲俗慮         b 音容瞻佛相毒龍制罷悟禪機

C註早註遲但願省躬繁子嗣



c生男生女應知積德佑兒孫

D聖德溯開漳拓土安民繁我族

d福星長保境嶺茶林筍薦神宮

E竹筍斫深林筍味芬芳燒野老

e 山茶烹凍頂茶煙嬝娜荐空王

F竹塢簇龍孫法雨無涯沾紫竹

f山峰連鹿谷梵宮有幸傍青山

G竹薈崇邱坡老新詞堪藻繪

g山通大海吳公舊碣好摩挲

H竹譜紀當年雨後琅玕描興可

h山鐘喧此日朝來瓶缽禮如來

I 竹里矗崇祠篳路永懷林圯績

i 山城鍾勝地軒楹喜近鄭王公

J竹邑日繁榮且喜龍年崇漢時

j山城春浩蕩遙看鳳岫聳堯封

K觀透千般東海遙通南海         k音傳八表竹山即是陀山

匾額

L神恩浩蕩

三樓 

 

匾額

A凌霄寶殿             a神光普照

柱聯

B玉殿仰崔巍蘋藻千秋羞漢族     b 皇恩原浩蕩觚棱一角壯堯封

門聯

C三界各分司帝德常欽堯舜禹

c官家欣並祀聖靈永配佛仙神

D 凌駕超鴻濛萬類群生歸管領

d 霄雯連鳳闕四方九服賴幈幪

E 神德拯瘡痍本草一經傳萬世

e 農工勤稼穡嘉禾千載育群生

說明:宮內楹聯位置圖依現況繪製

 

參考書目

一、書籍

1.莊英章:《林圯埔--一個台灣市鎮的社會經濟發展史》,台北,中研院民族所,1977年,1993年二刷。

2.林明德:《澳門的匾聯文化》,財團法人中華民俗藝術基金會,1997年12月 。

3.周鍾瑄:《彰化縣志》,南投,省文獻會,1993年。

4.劉枝萬:《南投縣文獻叢輯(9)》,南投,南投縣文獻委員會,1961年。

5.劉枝萬:《南投縣人物志稿》,南投,南投縣文獻委員會,1962年。

6.許文欽主修,陳哲三總編輯,吳福助等編纂:《竹山鎮志》,竹山鎮公所,2001年12月,第1版1刷。

7.閻亞寧主持,黃炫星研究:《南投縣縣定古蹟竹山連興宮修護調查研究》,中國技術學院,台北,2002年第1版。

8.連興宮管理委員會:《(媽祖宮)沿革》,竹山連興宮,2004年2月24日。

二、論文

1.張敬郎:〈山水名勝楹聯藝術談〉,《安徽教育學院學報》,1994年第3期,總第54期。

2.劉汝錫:〈從群體性宗教活動看台灣的媽祖信仰〉,《台灣文獻》第37第3期,1986年。

3.林柏維:〈誰是林鳳池〉,《台灣日報》副刊,2004年1月5、6日。

(本文承蒙東海大學中國文學系吳福助教授指導,謹此致謝)

 


* 陳靜宜,東海大學中國文學系在職專班碩士,南投營盤國小教師。

[1] 劉枝萬《南投縣人物志稿》(南投,南投縣文獻委員會,1962年,頁1):「至鄭經之時,布屯田制,圮率所部赴斗六門(今斗六鎮)開墾。其地為土番布農族游獵之區,土沃泉甘,形勢險要。圮至,築柵以居,日與番戰,拓地至水沙連(今竹山鎮),驅逐土番於東埔蚋附近,遂據竹圍仔庄。久之,番不甘服,屢次傾社來襲,眾寡不敵,終被圍……番乘夜逆襲,終被殺,所部死者百餘人……番去,居民合葬之,四時為祭,名其地為『林圮埔』。」

[2] 陳鳳儀《竹山郡管內概況》,昭和七年(1932),手稿,卷16。另杜猛、張創可能在乾隆年間入墾,見林文龍《社寮三百年開發史》,竹山,社寮文教基金會,1998年,頁25-26。

[3] 周鍾瑄《彰化縣志》,南投,省文獻會,1993年,頁51。

[4] 有關鯉魚頭堡下各聚落,詳見王志宇〈台灣的地頭土地公--以竹山地區土地公廟為例〉,《逢甲人文社會學報》2,2001年,頁132-138。

[5] 依據康熙五十七年(1717)知縣鍾瑄俢《諸羅縣志》記載,林圯埔「為水沙連及內山諸番出入之口,險阻可據,有路可通山後哆囉滿。」又《彰化縣志》:「為斗六門等入山總處。」又《雲林縣采訪冊》:「林圯埔街,在縣東二十五里;為沙連堡貿易總市。」光緒十三年(1887)清廷於竹山設置「雲林城」,號為「前山第一城」。

[6] 另據劉枝萬的調查,其沿革相傳起於乾隆二十一年(1756),居民「割香」於北港朝天宮,募建。實際而言,連興宮創建的時間已不可考,但應不晚於乾隆二十六年(1761)。咸豐六年(1856)完成的第一次大修,是文獻上可溯及的最早年代。以上參考閻亞寧主持、黃炫星研究《南投縣縣定古蹟竹山連興宮修護調查研究》,中國技術學院,台北,2002年第1版,頁41。

[7] 第1次修建為咸豐四年(1854),由舉人林鳳池、訓導陳希亮首倡,予以重修,是年竣工。光緒十一年(1885),秀才陳上治、地方人士陳文彩首倡,再略事修繕。第2次為清末日治初期,明治三十七年(1904)至昭和二十年(1945),其間修築記載不明。第3次民國六十一年(1972),由神蹟指示重修,2月24日至11月20日完成。第4次,民國六十三年(1974)至六十五年(1976)5月16日,加建後殿三樓。第5次,因建物老舊,第4屆管理委員會於民國八十八年(1999)4月2日至9月15日進行整修。同年遭遇「九二一」震災,受損嚴重,經地方人士奔走成為國家三級古蹟,受政府撥款及監督,進行相關修復作業,是為第6次修建。

[8] 見林美容〈由祭祀圈到信仰圈--臺灣民間社會的地位構成與發展〉,《中國海洋發展史論文集》(第3集),台北,中央研究院三民主義研究所,1988年,頁99,102-106。

[9] 戴炎輝《清代台灣之鄉治》,台北,聯經,1984年初版2刷,頁112-113。

[10] 增田福太郎《台灣の宗教》,東京,株式會社養賢堂,1939年,頁5-13。

[11] 媽祖本姓林,莆田湄洲嶼人,約略生於宋太祖年間,少能生人福人。媽祖終生未嫁,大約卒於宋仁宗慶曆年間。之後關於媽祖的顯靈傳說漸多,加以徒眾宣揚,元代以後,媽祖更以保護航海著稱。

[12] 見註6。

[13] 清代漳州府下轄龍溪、南靖、平和、詔安、漳浦、海澄等六縣為主。

[14] 莊英章《林圯埔--一個台灣市鎮的社會經濟發展史》,頁140-142。

[15] 座東北朝西南,本為「鯉魚佔水地穴」,今廟門口已被各式小吃店盤據。

[16] 一為〈正堂馬示碑〉,乾隆四十三年(1778)九月二十四日彰化知縣馬鳴鑣所立,喻告居民按一九稅之例,繳年租約二千元充作宮內香燈費。一為〈李振青諭示碑〉,立於道光四年(1824),記當時解決押送順流而下竹排的排夫被勒索事件,約定每排抽「貳佰文」,作為連興宮及元帥廟的香燈費。由於政府規定的影響使連興宮經費充裕,曾經盛極一時。

[17] 參見【附錄二】。

[18] 由內容、字跡、風格的相似情形,可作判斷依據。

[19] 此點經廟方人員證實,各式匾聯資料歷來因缺乏重視及保存,詳情多已不可考。

[20] 竹山地區舊名「水沙連」,因取「水沙連興旺」之意,創立「連興宮」宮名。

[21] 為便於讀者辨認,本文所採用的楹聯等左右方向敘述,均以讀者面對建物為準。

[22] 此三者字跡略偏館閣體,柱體為新造,應是九二一震災之後重建。

[23] 依據連興宮修建史,第四次完成年份恰為龍年,故其完成時間應為民國六十五年(1976)。

[24] 竹山地區歷代建立社學作為基礎教育場所,但較著名的科舉文人只有林鳳池等數人。